首页 研究分析 正文

关注!美国在关键矿物领域的战略布局


2021/11/11 10:17:13



日前,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发布了一份涉及50种关键矿物的清单草案,并发布声明称,将在2021129日之前就该关键矿物清单草案征求公众意见。


鉴于我国在稀土等关键矿物领域举足轻重的地位,以及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剧,美国任何关于关键矿物的政策动向都值得关注和警醒。

图片1.png


 
美国新清单草案涵盖50种关键矿物

2021114日,国地质调查局(USGS发布的2021年关键矿物清单草案,共涉及关键矿物50种,包括:铝、锑、砷、重晶石、铍、铋、铈、铯、铬、钴、镝、铒、铕、萤石、钆、镓、锗、石墨、铪、钬、铟、铱、镧、锂、镥、镁、锰、镍、钕、铌、钯、铂、镨、铑、铷、钌、钐、钪、钽、碲、铽、铥、锡、钛、钨、钒、镱、钇、锌和锆。关于该份关键矿物清单草案,有几个问题需要特别说明:

2018年首份清单相比,新清单有何变化或调整该份清单将是美国第二份关键矿物清单,2018年的第一份关键矿物清单相比,虽从数量上看,2018年的35种矿物增至50,但这是因为在很大程度上将稀土元素和铂族元素拆分为单独条目计数的结果。实际而言,该份新的关键矿物清单草案只增加了镍(主要用于制造不锈钢、高温合金和可充电电池)和锌(主要用于生产镀锌钢),删除了氦、钾、铼和锶。

图片2.png


 
美国是如何定义“关键矿物”的?美国《2020年能源法案》将“关键矿物”定义为,对美国经济或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其供应链容易受到干扰或影响;以及在产品制造中发挥重要作用,如果没有,将对经济或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影响。同时,该法所指的“关键矿物”不包括燃料矿物;水、冰或雪;或常见品种的沙子、砾石、石头、浮石、煤渣和粘土。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相关文件指出,未列入清单的矿物并非不重要,而是因为该清单草案所评估的是符合《2020年能源法案》关于“关键矿物”定义的矿物产品。如,该份新的关键矿物清单草案未对“铀”进行评估,并不能说明“铀”不重要,而是因为《2020年能源法案》明确将“燃料矿物”排除在“关键矿物”的定义之外。

美国关键矿物清单的评估标准是什么?2021年关键矿物清单草案是基于美国地质调查局牵头,并由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NSTC)关键矿物小组委员会协调的跨部门机构多年来开发的方法论而进行的评估。具体而言,美国将关键矿物纳入清单草案的评估标准主要为三项:(1)在有足够数据的情况下进行定量评估(进口依赖度、生产集中度、供应意愿等);(2)对供应链是否存在单点故障的半定量评估,以及(3)当其他评估不可能时进行定性评价。

图片3.png


 
美国近年来尤其关注关键矿物的战略布局

每隔3年修改并发布一次关键矿物清单只是美国诸多有关关键矿物战略政策中的重要一环。近年来,为强化重点产业的供应链弹性,解决美国依赖外国关键矿物资源的脆弱性问题,抗衡中国在稀土等关键矿物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美国在关键矿物领域的战略布局从未中断且力度不断增强。

  • 2017721,特朗普总统签署第13806号行政令,要求“评估并强化美国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及供应链弹性”,重点评估内容包括供应链不安全的唯一来源、单一来源、外国依赖、原材料短缺等。


  • 20171220,美国颁布第13817号行政令《确保关键矿物安全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明确指出要减少美国依赖外国关键矿物资源和外国供应链的脆弱性问题。


  • 2018518美国内政部发布由美国地质调查局编制的35关键矿物清单,包括钛和稀土元素等,特别备注了“依赖于中国和俄罗斯的矿产品”


  • 201964日,美国商务部发布了根据第13817号行政令提交的跨部门报告(也是一项联邦战略),作为国家战略提出确保稀土等关键矿物供应的政策措施,并强调“联邦政府将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保证美国不会被切断关键矿物的供应”。


  • 2020930日,美国发布第13953号行政令《应对依赖外国竞争对手的关键矿物对国内供应链的威胁  支持国内采矿和加工业》。特朗普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所谓对中国关键矿物的依赖而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该行政令建议,使用关税或配额作为潜在的补救措施,并指示相关政府部门调查过度依赖外国对手关键矿物情况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供应链中断风险。


  • 20211月,为响应第13953号行政令,美国能源部发布了“美国能源部支持国内关键矿物和材料供应链的战略”报告,阐述了有关能源部在供应链多元化、开发关键矿物、改善再利用和回收利用等领域正在进行的研发工作和采取的相关措施。


  • 2021224日,拜登总统签署第14017号行政令《美国的供应链》,呼吁立即审查半导体制造和先进封装、大容量电池、关键矿物和材料、药品及活性药物成分四种关键产品的供应链漏洞


  • 202168日,美国白宫发布《建立弹性供应链 振兴美国制造业 促进基础广泛增长:第14017号行政令下的百日审查》报告。根据拜登总统签署的第14017号行政令要求,美国商务部、能源部、国防部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分别对半导体制造和先进封装、大容量电池、关键矿物和材料、药品及活性药物成分四种关键产品的供应链进行全面审查,分析各类产品供应链的现状和潜在风险,并就加强供应链弹性提出具体建议。其中针对“关键矿物和材料”,报告提出了制定可持续发展标准、扩大国内生产和加工能力、增加储备、促进国际合作等七方面建议。


  

近年来,随着中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半导体芯片短缺持续等事件的发酵,全球高技术产业链所面临的压力不断加大。“关键矿物”作为高技术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具有支撑性、引领性和颠覆性作用,其供应安全日益成为美国等主要经济体最为重要的战略布局方向之一。

甚至,为抗衡我国在稀土、钢铁、新能源电池等市场的主导地位,美国正有计划地联合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构建关键矿物(主要是稀土)供应链,研发低成本、低放射性废料排放的稀土精炼技术,并起草相关国际规则。如,20201月,美国和加拿大宣布了关键矿物合作联合行动计划,旨在推进“保障重要制造业部门所需关键矿物供应链的共同利益,包括通信技术、航空航天和国防以及清洁技术”同年7月,美国国防部宣布拨款3000万美元给澳大利亚稀土公司Lynas,用于在德克萨斯州建立重稀土精炼设施……

正如拜登竞选计划中所述的“重建美国供应链并确保美国未来不会面临关键原材料等产品短缺”!可以预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关键矿物”将是美国施政的重要关键词之一,持续跟踪、系统化研究对我国稀土等关键材料行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机工智库研究员/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