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退出中国市场?还是构建多元化供应链?

2020-9-1 08:59| 发布者: luxin| 查看: 125| 评论: 0

全球医务人员所需防止感染新冠肺炎的个人防护用品主要有四种,分别是口罩、隔离衣、防护服和护目镜根据联合国公布最新的贸易统计数据,5月份,上述四种商品(各国进口统计)中,自中国进口所占比重达到83%,这一数字较1月的59%大幅增长24个百分点


可见,疫情下,尽管各国都推出了各项强化供应链、增加本国产量、多元化布局产能的计划和措施,但短期看,制造能力仍留在中国,甚至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度有所增加。以防护用品为代表,美日主要国家正在推进供应链的多元化和强韧化长远布局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但政策从出台到实施需要一个过程,反映在贸易数据上更会有所滞后,加之疫情之下防护用品需求带有明显的阶段性特征,因此应加大对贸易数据的监测周期,关注主要国家供应链调整的驱动因素及调整进展,评估对我国的影响。



                    01                       



各国自中国采购的防护用品占比已攀升至逾80%



仍从联合国最新贸易统计数据分析,医生和护士使用的医用口罩的全球贸易额从1月份的9亿美元激增至5月份的92亿美元。5月,美国进口的92%的医用口罩来自中国,这一比重较1月份上升了20个百分点;日本进口的口罩中96%来自中国,较1月比重上升了16个百分点;欧盟93%的进口医用口罩来自中国,较1月上升多达45个百分点。


除了口罩,5月,美国、欧盟和日本进口隔离衣中,自中国进口额所占比重达到80%90%,同样大幅高于1月份的40%60%。此外,日本进口护目镜中73%来自中国,尽管较1月份下降了2个百分点,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疫情下,全球对个人防护用品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各国普遍加大本国防护用品出口限制,同时增加了自中国的进口,使得拥有巨大产能的中国制造”能力得以释放,表现在贸易数据上就显现为对中国的依赖度有所增加。自4月份以来,美国一直在限制个人防护用品的出口,同时作为特殊措施暂时取消了301调查”后采取的征税措施中涉及个人防护用品的进口关税。


                    02                       



国拟加大防护用品的国内生产


为了降低个人防护用品对中国进口的高度依赖,美国政府正在千方百计地提高国内产量,最具代表性的政策之一就是根据1950年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增加美国国内N95口罩的产量。814日,美国白宫发布“2022财年研发预算优先事项备忘录”,明确提出美国政府2022年的预算安排中将优先安排研发经费,用于重要战略领域的投资,其中包括支持美国研究人员配备应对重大挑战(如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所需的尖端科技工具的研发(如加大投入)。此外,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在2020总统选举中的一项重要竞选承诺就是在美国国内生产必要的医疗产品和防护用品从长期看(3年以上),美国加大本土投入,势必会减少对中国产品的需求;然而,在短期内,要摆脱对中国的进口依赖并非易事。当前为应对各州的疫情,美国各州都在采取措施扩大自中国防护品的采购


                    03                       



日本正在进行供应链调整


日本方面,日本政府一直在努力支持制造业“回归”,尤其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防护用品、电子零部件、汽车零部件等产业的“回归”。日本政府在2020年度的补充预算中,分别计提了2200亿日元和235亿日元,为那些将生产迁回日本国内以及将生产基地分散至东南亚的企业提供补贴,而包括防护用品在内的医疗设备及产品成为补贴的重点对象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暴露了供应链全球化脆弱的一面。在疫情爆发之前,全球供应链通过跨工序分工和技术转让等提高生产率,全球经济增长做出巨大贡献,但疫情爆发对经济造成的损害也通过供应链瞬间扩散至供应链上的企业和国家

以日本汽车产业为例,受疫情影响,作为中国汽车产业中心和疫情最初发生地,武汉20201月底实施了“封城”措施,关闭了汽车零部件工厂。武汉汽车零部件供应的停止对中国、日本和其他国家汽车装配企业的短期生产造成了影响,以严密构筑的供应链为基础的日本汽车产量出现大幅下降,2月产量同比降幅超过10%尽管中国较好的疫情防控措施令供应链较快恢复,但短暂的“断供”令日本企业关注到了自身供应链的问题
 
 
早在疫情爆发之前,日本就已出现有关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日本供应链应作调整的讨论,这也成为日本企业调整供应链的驱动因素之一。在很多产品领域,日本对中国进口保持着较高的依存度,疫情下凸显医疗和健康产品的对外依存度过高的问题,以及疫情下对汽车零部件和电子零部件等支持日本重要产业的短暂“断供”问题

与此同时,中美摩擦背景下,各国普遍采取了“筑墙”措施,防止无法出口至美国的中国商品过量出口至本国加上美国鼓吹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等因素更加剧了日本企业对在中国生产的担忧,从而促使部分日本企业加快构建多元化供应链的进程


                    04                       



日本以供应链的多元化和强韧化为目标,但并非完全针对中国


供应链的多元化、强韧化并不意味着供应链的扩张,需要对供应链整个环节进行调整,有些环节甚至需要减、优化,有些特殊零部件需要完成向通用零部件的转换等,以实现多种形式的供应链的“重,这些过程都需要花费时间和金钱才能得以实现。日本政府为了削减企业的费用,支持供应链的多元化、强韧化,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扩大引起的经济急速萎缩的紧急经济对策”的一部分,于5月决定为企业提供“补贴”。该政策包括两个框架:一个是日本国内的投资(企业将生产基地迁回日本国内),另一个是日本和东盟之间的供应链建设。如上文所述,在2020年度的补充预算中,日本政府分别为上述两个框架计提了2200亿日元和235亿日元补贴补贴主要用于企业厂房的建设以及设备的引进和可行性(FS)调查等,补贴企业“转移”费用的比例(补率)分别为1/2(大企业)、2/3(中小企业)和3/4(中小企业集团)

717日,日本经济产业省确定了第1轮补贴对象,决定向生产口罩的爱丽思欧雅玛等57个将生产迁回日本国内的项目以及在东南亚地区强化供应链的30个项目提供合计700亿日元的补贴。据机工智库统计,在上述日本政府确定补贴对象的87个项目中,大企业共有25(在日本国内投资17个、东南亚投资8个),中小企业61个(日本国内40个、东南亚21个),中小企业集团1个。在大企业中,知名的企业包括小野田化学、荣研化学、信越化学、东洋纺织、豪雅、盐野义制药、富士胶片、三菱造纸、住友橡胶等。
 
87个补贴对象中,有约70%的企业在中国建立了生产基地,主要分布在上海、浙江、江苏、广东、天津等省份。尽管一些日本媒体百般“强调”日本政府的补贴对象就是在华日本企业的“迁出”,但日本政府的官方文件并未提到“中国”。而且,此次获得补贴的部分企业根本没有在华建厂,更加谈不上从中国“迁出”,可见,日本政府的补贴政策更加强调的是“内展”,而非“对外”,即,强调企业扩大国内生产、以及扩展在东南亚的供应链多元化,而非要求企业从中国“迁出”

此外,从补贴对象所生产产品来看,包括口罩及其原材料、防护服、医用手套、病毒检测试剂、药品、疫苗等在内的与疫情相关的项目多达60个,所占比重达到69.0%。其中,仅涉及口罩生产的项目就多达15个,而且多为迁回日本国内的项目。除疫情相关产品外,半导体、功率器件等电子设备和电子零部件产业共有8个项目,所占比重为9.2%;发动机、汽车零部件等汽车产业共有6个项目,占比6.9%
 

                    05                       



供应链调整并非易事,企业短期无法“放弃”中国市场


尽管日本政府明确提出为企业实现供应链的多元化和强韧化提供补贴,但还有其他因素影响企业的决策,包括企业将通过生产基地所在地的市场规模、劳动力成本、基础设施的完善情况、贸易投资政策、政治社会的安定等各种要素来评估成本以及便利化程度。此外,已有部分生产防护用品的日本企业表示,考虑到未来日本国内供应过剩可能引发价格战的风险,企业对购买新设备也呈现出谨慎的态度

而且,已有多数日本企业以及研究机构表明,尽管企业对于中国参与的供应链多元化关注度有所提升,但他们并不打算退出中国市场。中国不仅拥有巨大的消费市场,而且高经济增长率也是绝大部分国家无法匹敌的。因此,在继续关注中国、投资中国的同时,建立越南、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参与的供应链正在成为多数企业的较优选择。


(机工智库研究员/王珊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