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投资情报 查看内容

美日产业会立竿见影回流吗?未必!

2020-4-16 16:09| 发布者: luxin| 查看: 216| 评论: 0


近期,美国、日本都表示,鼓励在华部分企业回流本土,并提供巨额资金支持。对此,很多文章都在担心我国产业的生存情况。在此,针对一些问题,我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与大家共同探讨。


01

供应链转移政府不一定说了算


在一个健康和自由贸易的市场中,生产自然会流向成本低、效率高的地方。商业的本质是逐利的,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变得胆大起来……“如果有10%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利润对每一家参与竞争的企业而言,也意味着持续不断地施加压力,不论这些企业目前的经营绩效处于什么水平,他们都必须不断改善经济效益和效率。这些都不是政府,或者某个官员用硬性手段解决的。因此,就算美日政府出钱,企业和资本也需要考虑转出中国到底值不值?!毕竟那些叫嚣着将中国供应链迁出的言论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也是每个普通人都懂的。


02

疫情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供应链拼的不是价格,而是效率


疫情初期,部分国家政府和媒体均唱空中国,表示要“重新考虑是否需要与中国脱钩”。甚至有文章表示,随着世界各地不确定性的增加,制造商可能会重新考虑生产过程中分散和冗余的好处。对于国计民生、国家安全的产业,的确是这样。但对于大部分产业而言,完全抛开利润谈安全是不现实的。而利润的实现是靠降低生产成本,讲求经济效益和效率。


目前,全球战场上,中国已成功打赢了“前半场”,而国外正处在“水深火热”的下半场。此次疫情中的中国速度、中国执行力已经给全球上了一课,那些在2月还担心供应链断供的外国企业,到了3月已经感受到中国各地复工复产的速度。410日,日本安川电机社长小笠原浩表示,“中国工厂(制造主力产品马达和逆变器)自3月下旬起进入满负荷生产……中国工厂复工速度很快,4月将超出满负荷生产……5G相关的半导体需求强劲。我们认为面向半导体的业务将全年维持(同比)增长。


邓白氏(DunBradstreet)曾在2月的一份报告中显示,COVID-19在中国大片地区的爆发和随后关闭的工厂可能影响全球超过500万家企业。那么现在美欧疫情的爆发将影响全球多少企业呢?


03

供应链回迁不是“过家家”


富士康计划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建立的工厂,被特朗普盛赞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承载着“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厚望。然而,这个号称美国史上最大的绿地投资项目,自20186月奠基以来就充满变数。到目前为止,该工厂的建设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富士康助理胡国辉曾表示:因为美国劳动力成本太高了,与其在美国制造液晶屏,倒不如在中国或印度制造,然后运到墨西哥组装,再把成品出口到美国,这样公司才能利益最大化。资本从来都是用脚投票的,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建立新工厂,用工成本高昂外,还存在许多宏观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不是嘴上说一说,玩玩“过家家”的游戏,就能实现的。


纪录片《美国工厂》呈现了中国福耀玻璃集团在美国设厂后面临的重重困难。中美文化差异、资本与工会之间的矛盾层出不穷。已经享受了中国人工、基础设施优势的美国企业回国后能适应吗?


反观我国,20191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启动奠基仪式。20191230日,该厂生产的首批特斯拉Model 3电动汽车在上海进行交付。从奠基仪式结束算起,特斯拉中国工厂仅用了不到10个月就完成建设并投入运营,不到一年时间就完成新车交付。期间,上海政府的支持、中国工程团队的建设和特斯拉中国团队强大的执行力缺一不可。不仅是在汽车行业,在任何一个领域里面,这样的速度都足以令人咋舌。


还有日本,自己国家老龄化有多严重心里没数吗?2019年日本企业还普遍反映没有熟练工人,招不到工人……鼓励企业迁回本土,是打算让谁去上班呢?机器人吗?!


04

对我国汽车、医药和电子行业供应链的质疑并无实证


疫情早期,国外评论最多的我国供应链问题集中在汽车行业、医药行业和电子行业,认为由于我国的原因,导致全球这些行业面临极大的风险。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汽车行业中,国外文章认为,湖北是中国主要的汽车零部件产区。由于疫情的影响,全球汽车供应链面临断供风险。但根据2019年我国汽车零部件出口情况来看,湖北省零部件的出口额并不突出。以该省2019年出口金额最高的三类汽车零部件产品看:“其他机动车辆用转向盘、柱、器及零件(千克),我国该产品出口额排名前三位的省市为江苏、上海和浙江(湖北排名第四);车身(包括驾驶室)的未列名零件、附件(千克)出口额排名前三位的省市为广东、上海和江苏(湖北排名第七);品目87018704所列其他车辆用未列名零、附件(千克)出口额排名前三位的省市为广东、浙江和江苏(湖北排名第八)。当然,不排除具体车型零部件不同的情况,但也不能因为湖北就把我国整个汽车零部件乃至汽车行业都抹杀了。更何况其他省市早已复工复产,湖北也有序恢复。413福特汽车称,目前只有在中国的合资公司还在生产汽车。


医药行业中,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数据,13%的品牌和仿制药活性成分(API)制造商的总部设在中国。中国是向美国出口药品和生物制品的第二大出口国,也是最大的医疗器械出口国。227日,FDA更新说明COVID-19对美国医药企业供应链影响的声明中指出FDA已经确定了大约20种其他药物,这些药物完全从中国采购活性药物成分或成品。然而,截止到目前,仍然没有听说因为中国的原因导致美国药品短缺的情况。反观印度在33日限制26种活性药物成分(API)和与之相关的药物出口;325日,禁止出口羟氯喹和由这种药物制成的制剂;而46日,又取消了24种药物出口限制。之前有国外媒体分析说,印度限制出口是因为中国原料药供应问题,但近一个月时间就又解除了禁令,这难道是在变相夸我国原料药供应链复工复产迅速吗?


电子行业供应链问题更多的应该看日本和韩国,而不是中国。因为日本是硅晶圆、光刻胶等原材料的主要供应国家,全球市场份额均超过50%。韩国则是全球存储芯片(包括DRAMNAND闪存等)、CIS图像传感器等核心零部件的重要供应国家。而中国作为全球半导体材料和设备重要采购国,将受到日韩的影响。3月17日,据DIGITIMES报道,随着中国疫情的缓解,在中国运营电子行业供应链制造商正在加速恢复生产,上游组件供应商正在尽快完成发货


05

美国此举更多是转移注意,收集谈判筹码


4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指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2020年全球经济将出现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下滑。疫情促使全球经济下行,美国也无法独善其身,美股、美债、油价、失业率等数据均证明了这一情况。412日,美国明尼亚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称,美国经济从疫情所致破坏中的复苏可能将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路,部分经济将周期性关闭并重启。


同时,美国大选已经拉开帷幕。参选人在竞选时主张对华强硬,上任之后政策趋于温和,转而寻求对华合作,是大选期间反复上演的戏码。更不要说是疫情当前,经济下滑,美国急于甩锅的心态。


疫情让美国对华鹰派看到了打击中国的机会。在美国福克斯一档新闻节目上,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口出狂言,1.6万美国人死亡和1700万美国人失业都要中国来负责。”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建议,制造商应使用更多来自国内供应商的材料,对美国制造的关键设备(如呼吸机)实施危机期间的出口管制,并向制造商提供投资补贴,以鼓励他们将生产迁回美国。这些人中有多少是从企业家的视角为国家建言献策?又有多少是政客?他们的言论能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又能真正影响哪些有意回流美国的企业?! 


2020年初,虽然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协议,但还有很多核心问题悬而未决,对于即将到来的第二阶段谈判,任何事件都可以成为美国政客的谈判筹码。此次疫情及美国的行为,更多的是为谈判桌上争取足够的筹码。


06

各国将重新定义本国战略性产业的范围


欧美国家早已对本国关键资源、关键零部件、关键基础设施、国防产品等进行了供应链评估。此次疫情后,各国也将重新定义什么是战略性产业。口罩、消毒等防护用品本不属于高端产业,但一场疫情也让各国看到,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一些原本不起眼的产品将对国家起到多么重大的作用。因此,作为一个国家,到底需要保留哪些关键产品的生产能力将是各国待疫情结束后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07

中国新基建将是下一阶段国外投资的重点


2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指出,基础设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要以整体优化、协同融合为导向,统筹存量和增量、传统和新型基础设施发展,打造集约高效、经济适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新基建主要包含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


日本企业集团日立(Hitachi)预计,随着中国政府努力推动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中国将出现一波基建支出潮。日立集团铁路和交通业务主管阿利斯泰尔多默(Alistair Dormer)表示:“这些情况要求各地政府切实让劳动力返岗,因此基建支出将会上升。所有迹象均表明中国正在全速前进。”


08

全球供应链必然多元化,现在更应该考虑需求端的恢复


全球供应链重组已不可避免,只是时间和幅度的问题。从整体而言,供应链洗牌也未必针对中国,而是基于全球布局风险分散的考虑。因此,中国也应考虑供应链多元化。


同时,比起原材料、零配件的供应端困难,目前更应该考虑如何恢复需求。全球经济下行,贸易伙伴几乎全部发生疫情,国际市场需求明显萎缩,主要经济体的生产大面积停摆,企业在手出口订单被延期或者被取消,新增订单同比下降……在此情况下,需求是源头,有了需求,生产和经济活动才有可能转动起来!


09

针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管控会越来越频繁


美国一方面在言语上抨击我国,一方面却在真刀实枪地对我国2020年后,新一代核心技术将逐步进入产业化,所以现在也是各国严守本国技术外泄,防止他国技术发展的关键期。比如近期,我国通讯行业频频遭遇美国“黑手”


l 227日,美国参议员通过了一项立法——《安全与可信电信网络法》(Secure and Trusted Telecommunications Network Act),禁止使用联邦资金的机构向华为与中兴等公司购买电信设备,同时还准备说服其他国家(或地区),停止向华为出口半导体


l 3月中旬,有消息称,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中兴通讯新的贿赂指控;


l 3月下旬,消息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已同意采取新措施,限制全球向华为供应芯片


l 44日,美国总统通过行政令正式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委员会——外国参与美国电信服务部门评估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Assessment of Foreign Particip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elecommunications Services Sector),就外国所有或控制下企业的某些许可证申请涉及的国家安全和执法问题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供咨询。司法部部长将担任该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还包括国土安全部部长和国防部部长


l 49日,美国行政部门(包括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一致建议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撤销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用于在美国开展业务的联邦牌照,这是以国家安全为由遏制中国科技企业全球活的一部分。


10

最后的废话


之所以称“废话”,是因为我个人认为,外资企业愿不愿意回流本土,是企业自己说了算的,不是政府,更不是我在这里说什么就能起作用的。


对于外资出中国的趋势,我认为:


l 一些成熟的低端制造业(加工贸易)其实已经迁出了一批,移至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企业根据要素情况考虑)。会不会继续迁出?我认为会!但更多的是建立组装厂,是“中国制造”的溢出,而非替代!


l 一些战略性产业如医药行业中生产抗生素原料药的外资企业,在获得本国政府补贴后,会新考虑在本国建厂,但会不会抛弃已形成规模的中国市场?我认为未必中国制造的成本和效率优势短时间内还不会消失。但出于本国战略性考虑,建立第三、第四全球生产基地是没问题的;


l 我国的新基建将吸引外国资本入我新兴行业市场。规模多大,有待观察;


l 随着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进入执行期,服务业开放将吸引更多美国金融资本进入国,至于疫情过后美国是否还有钱拿来投入中国市场,就不敢说了……我们拭目以待吧!


l 至于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这是美国的“万能钥匙”,其针对我高科技产业只会不断加力,不会放松!因此我国要做好长期应战的准备合规体系是企业必须构建的,但即使有了合规,就能逃过美国的制裁吗?我看也未必!可没有合规,就像“裸奔”,更是万万不行的!



(机工智库研究员/黄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