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WTO数据:看看疫情前全球医疗产品的供应和贸易情况

2020-4-16 16:07| 发布者: luxin| 查看: 383| 评论: 0

当前,随着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在全球的扩散,“抗疫”所需的医疗产品缺口较大。中国产能得到逐渐恢复,开始向世界出口和援助防疫物资。可以说,疫情的影响已经开始作用于产业链布局领域,供需呈现出的新局面也令一些国家在加紧供应链重塑的步伐。对于抗疫所需的医疗产品,除却因当前特殊情况所引发的博弈因素,我们也来看看这些产品在正常供应和贸易情况中原本所具备的样子。


WTO秘书处日前发布了关于对全球应对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至关重要的医疗产品供应和贸易情况的最新报告,报告跟踪了个人防护产品、医院和实验室用品、药品和医疗技术等产品的贸易流动情况。本文也是基于WTO的该份报告,看看疫情前这些产品的贸易流和供应情况,为今后的分析提供基础。


 

报告显示,当前COVID-19危机时期严重短缺的医疗产品2019年的贸易总额约为5970亿美元,占世界商品贸易总额的1.7%。十大供应国/出口国(德国、美国、瑞士、荷兰、比利时、爱尔兰、中国、法国、意大利、英国)的供应量几乎占世界商品出口总额的3/4,十大采购国/进口国(美国、德国、中国、比利时、荷兰、日本、英国、法国、意大利)的采购额约占世界进口总额的2/3。


从关税情况看,COVID-19医疗产品的平均关税为4.8%,低于一般非农产品7.6%的平均关税。统计显示,在134个WTO成员中,有52%的成员对医疗产品征收5%或更低的关税。其中,4个成员不征收任何关税——中国香港、冰岛、中国澳门、新加坡;但也有关税依然高企的市场,在一些成员中,口罩的关税可能高达55%。



总体来看



  • 德国、美国和瑞士供应的医疗产品占全球总量的35%;

  • 中国、德国和美国出口的个人防护用品占全球出口总额的40%;

  • 医疗产品进出口总额约2万亿美元,其中欧盟内部贸易约占2019年世界商品贸易总额的5%;

  • 在COVID-19危机中被描述为严重短缺的产品贸易总额约5970亿美元,占2019年世界贸易总额的1.7%;

  • 一些产品的关税仍然很高,如洗手液的平均关税为17%,部分WTO成员的关税高达65%;

  • 应对COVID-19所需防护用品的平均关税为11.5%,在部分成员高达27%;

  • WTO在以下3个方面促进医疗产品的贸易自由化:(1)1995年WTO成立时确定的关税谈判成果;(2)在乌拉圭回合缔结的“医药产品诸边部门倡议”(“医药协议”)及随后的4次审查;以及(3)2015年信息技术协议的扩容。


进口情况



2019年,医疗产品进出口贸易额约为2万亿美元,约占世界商品进出口贸易额的5%,全球医疗产品进口总额为10110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5%。其中超过一半的进口是药品(占比56%);其次是医疗用品,占17%;医疗设备和个人防护用品占比分别为14%和13%。



美国是最大的医疗产品进口国,占2019年全球进口总额的19%;德国占9%,中国和比利时各6%;前十大进口国还包括荷兰、日本、英国、法国、意大利和瑞士。从医疗产品进口占该国进口总额的比重来看,比利时和瑞士占比达到13%;中国占比最小,3%;除中国外,其他国家的占比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6%。



个人防护用品(洗手液和消毒剂、口罩和防护眼镜)2019年的进口额为1350亿美元,美国和德国最多,两国个人防护用品进口占全球进口总额的22%以上。此外,美国和德国还是最大的双边医疗产品贸易伙伴,且两国都是中国的主要供应国。

2017~2019年,美国、德国和中国一直是前三大进口国,美国进口的医疗产品主要来自爱尔兰、德国、瑞士、中国和墨西哥。德国的医疗产品主要从欧洲其他国家进口,但美国占其进口的14%。德国和美国是中国医疗产品的最大进口来源国,份额分别为20%和19%,还有约10%的医疗产品从日本进口。
 

出口情况


德国、美国和瑞士向世界供应35%的医疗产品。2018年和2019年,世界医疗产品出口分别增长9%和6%,从2017年的8590亿美元增至2019年的9958亿美元左右。德国是最大的出口国,份额达14%。此外,爱尔兰和瑞士的医疗产品出口分别占其商品出口总额的38%和29%,表明这些产品对其经济的重要性。相比之下,中国医疗产品出口占其商品出口总额的不到2%。


此外,40%的个人防护用品出口来自中国、德国和美国。2017~2019年,包括口罩、洗手液、消毒剂和防护眼镜在内的防护产品出口总额平均为1350亿美元。约17%或230亿美元来自最大出口国中国,其次是德国和美国。中国是最大的口罩出口国,2019年,中国提供了全球25%的口罩出口,与德国和美国贡献了全球近一半的口罩供应。新加坡、美国、荷兰和中国出口的呼吸机占全球的一半以上,呼吸机由少数成员供应,尤其是新加坡,其市场份额为18%;其次是美国,16%;荷兰10%,中国10%。
 

关税情况


医疗产品适用的平均关税为4.8%。关税统计显示,WTO成员针对COVID-19相关医疗产品的最惠国(MFN)税率平均约为4.8%,这低于非弄产品的平均税率(7.6%),超过半数(52%,即134个)的WTO成员征收的MFN税率低于5%。中国医疗产品的最惠国关税平均为4.5%,略低于全球平均水平。韩国的平均关税为5.9%;欧盟的平均税率为1.5%;瑞士为0.7%;美国可比适用税率统计为0.9%。



药品的最惠国平均关税在各类医疗产品中最低,为2.1%,半数以上的WTO成员对药品不征税,39个成员征收的关税在5%或以下,没有一个成员对药品征收高于15%的关税。此外,在乌拉圭回合谈判期间,还有一些成员缔结了一项所谓的零对零的诸边医药产品部门倡议,被称为“医药协议”,目前的参与成员包括加拿大、欧盟、日本、中国澳门、挪威、瑞士和美国。协定涵盖的医药产品包括世卫组织(WHO)国际非专利名称(INN)界定的活性成分和生产这些产品所用的其他物质。

医疗设备的平均关税为3.4%,包括扩容后的《信息技术协定》涵盖的产品。医疗设备的复杂程度从显微镜到超声波扫描仪不等。扩容后的《信息技术协定》涵盖了这类医疗设备的80%,根据协定规定,到2023年将取消关税,从而降低技术密集型医疗设备的进口成本。正常情况下,扩容《信息技术协定》缔约国所有医疗设备的最惠国关税平均为0.4%,非缔约国平均为4.1%。但当前治疗COVID-19所需的呼吸机或呼吸器不在《信息技术协定》及扩容后的《信息技术协定》的涵盖范围之内,该产品的世界平均关税为3.3%,但部分成员的进口关税较高,如巴西、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的进口关税高达14%。

医院和实验室用品的平均关税相对较高,达到6.2%。

COVID-19相关个人防护用品的平均关税更是高达11.5%,比药品高出5倍以上,且各成员对此类产品征收的关税差别很大。例如,洗手皂的全球平均关税为17%,72个WTO成员的关税超过15%,一些成员的关税可能高达50%(多米尼加)或56.7%(埃及);洗手液的平均关税为5%,吉布提、孟加拉国、汤加和毛里塔尼亚的关税高于10%,有1/3的WTO成员对洗手液征收的关税在2.5%~5%之间,明显低于洗手皂;口罩的最惠国平均关税为9.1%,5个拉丁美洲国家(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巴西和阿根廷)的口罩关税最高,其中厄瓜多尔平均为19%,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平均为20%,巴西和阿根廷平均为17%。



启示



我们现在更多的关注是在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方面,那么首先就应当了解疫情前的一些贸易流和供应情况,因为有时候回到基本面,我们也许能发现一些与想象中不太一样的事实。



(机工智库研究员/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