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投资情报 查看内容

政府出搬家费!美日促在华企业回流本土

2020-4-14 16:52| 发布者: luxin| 查看: 248| 评论: 0

企业搬家,政府买单!

 

在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的背景下,美国、日本近日都表示,鼓励在华部分企业回流本土,并提供巨额资金支持。 



日本:为企业提供一半以上的搬家费

 


4月7日,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推出了108.2万亿日元经济刺激计划,以保护经济免受新冠病毒的影响。这是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
 
4月9日,据日媒报道,日本已从其创纪录的经济支持计划中预留了2435亿日元,以帮助制造商将生产转移,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断了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供应链。其中,2200亿日元资助给将生产转移回日本的公司;235亿日元资助给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公司
 
日媒NHK发文称,这笔资金将支付中小型公司三分之二的撤离费用,以及大公司一半的撤离费用。对于口罩、呼吸机、医护人员防护装备等产品,费用覆盖比例会更高。对于这些产品,中小型公司如果将生产回流日本,将承担其费用的四分之三;对于大公司,将承担其费用的三分之二。
 
在疫情爆发前,中国一直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向中国出口的零部件和中间品(半成品)的份额要比其他主要工业国家大得多。许多日本公司将手术口罩、汽车配件和其他关键产品的制造集中在中国。
 
但是受疫情影响,2月份中国自日本进口下降了近一半,这促使日本考虑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东京商事研究公司2月份的一项调查发现,2600多家公司中,有37%的公司正在向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地区进行多元化采购。
 
3月份,日本政府未来投资小组讨论了将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转移回日本,以及将其他产品生产部署在东南亚的想法。
 
日本研究所的经济学家表示,为中国市场制造产品的公司可能会保留下来,例如汽车制造商

 


白宫顾问:考虑为企业支付100%搬家费 


 

4月9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对福克斯新闻表示,可以为从中国撤回美国的企业支付工厂、设备、知识产权、装修等100%的成本,并称“实际上是支付了美国公司的搬家费用”。
 
库德洛还补充说,提供搬家费并不是支持企业回流美国的唯一方式,“这不是清单上唯一的项目,但我认为100%的费用支出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我们希望更多的美国公司回国。我们将在一段时间内处理该问题。”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的一半。而美国95%的医用外科口罩和70%N95口罩依赖进口。此外,美国2019年进口的止痛药布洛芬、普拿疼、青霉素和肝素中,各有95%、70%、40%~45%、40%来自中国,美国的抗生素供应有80%依赖中国。同时,中国也是美国最大的医疗设备供应国,包括核磁共振设备、手术服以及测量血液含氧量的设备。疫情突出了这种供应链的脆弱性
 
3月初,特朗普总统在白宫与大型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的负责人开会时说:“(疫情)说明了将所有制造业带回美国的重要性,我们将开始这样做。”
 
316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表示,他正在起草一份总统行政令,要求将医疗供应链从海外转回到美国。纳瓦罗说,“这个行政令是……将所有东西(医药产品)带回家,这样我们就不必担心对外国的依赖”。
 
319日,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推出《保护我们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侵害法》,希望通过法律终止美国对中国制药业的依赖。

 

全球化将终结?

 

2019年,受中美经贸摩擦影响,跨国公司重新考虑其供应链,要么说服中国合作伙伴迁往东南亚以避开高关税,要么完全考虑不再从中国采购;而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或将加速这种趋势
 
全球制造业咨询公司科尔尼(Kearney)4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自亚洲14个低成本贸易伙伴进口的制造业商品为7570亿美元,同比下降7.2%,而同期美国国内制造业商品总产出与2018年持平,这导致美国制造业商品进口占比从2018年的13.1%,降至12.1%,是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主要原因是受贸易战影响,自中国进口的制造业商品同比下降17%

 

Kearney公司表示,30年来,美国生产商开始在中国制造和采购是出于一个原因——成本;中美经贸摩擦开始后,美国制造商要考虑的第二个因素是——风险,因为关税和摩擦可能造成的中国进口中断的威胁促使企业权衡供应保证;此次疫情之下,韧性成为第三个考量因素,即预见、适应、应对无法预料的系统性冲击的能力
 
Kearney公司认为,虽然疫情对社会经济造成的全部影响仍然未知,但是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可能恢复到疫情前的贸易状况和水平了。Kearney预测,制造商“将被迫在重新考虑其采购策略以及整个供应链方面走得更远。”
 
此前,联合国贸发会议预计,疫情对2020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的负面影响为-5%-15%认为疫情的爆发有可能加速现有的脱钩趋势(全球价值链纽带松动)以及跨国公司希望使供应链更具弹性而推动的重构
 
一般情况下,将供应链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会需要巨额的资本支出,包括整个新工厂或现有工厂的增加。由于中国的成本低,在中国赚取的高额利润也将在他们转移生产时被抵消掉,为此会损失数百万美元。这也是企业讨厌贸易战的原因之一。而今,在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的背景下,日本、美国已经表示将为企业撤离中国提供大部分费用,在成本方面减轻了企业负担,或诱使更多企业撤离中国
 
原料药企业会撤离中国,流回本土,还是会在印度建厂?化工产业链会随之被牵动吗?汽车零部件有多少会回流本土?整车及满足中国市场需求的研发活动会留下,扩大在华投资吗?口罩生产会撤离中国,还是会在中国以外第三国(地区)建立新的生产基地?又脏、又累、又需要熟练技能的生产环环节会回流美国吗?美国强大的工会能容忍低工资下开展这些环节的生产吗?种种行业,纷繁的上下游关系,种种具体的问题都需要逐个分析、解决,回流才有可能……
 
总之,在华外资企业的动向还需进一步观察,“撤资”、“回流本土”不是今天想搬走明天就能实现的,离开中国具有较高技能且廉价的劳动力、高效的物流、富有弹性的中小企业生产组织方式,外资企业的成本如何控制?在兼顾成本的同时如何兼顾离开中国后的生产效率?这些都是非常具体、实在的问题。不管政治的倾向如何,作为企业,最终资本都是逐利的,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是企业的行为目标!!

 


(机工智库研究员/马彩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