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弹劾特朗普?看看美国政府的“窝里斗”

2019-9-20 09:51| 发布者: luxin| 查看: 236| 评论: 0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912日宣布了一项决议,旨在为未来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调查有关的听证会实施程序,以确定是否就针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条款提出建议,主要涉及腐败、阻挠和滥用权力行为,弹劾本身也涉及一系列后续程序。其中,关于该决议的首次听证会已于美国当地时间917日举行,之后还需要完成一系列的相关程序。


司法委员会讨论的此次调查主要涉及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竞选活动时要求并得到俄罗斯政府的援助,竞选活动的关键任务随后对联邦调查人员撒谎,且特别律师(Special Counsel)发现,总统至少10次采取措施干预调查,在其中至少5起事件中,特别律师指控存在妨碍司法的所有必要因素。纳德勒表示,除了妨碍司法外,还涉及有关联邦选举犯罪、自我交易、违反宪法薪酬条款以及未能保护美国免受外国对手未来攻击的指控等,远远超出此前穆勒报告调查的4个方面。
 
首当其冲是关于“弹劾”的界定之争:

纳德勒在912日的表述中一直用的是“弹劾”(impeachment)一词,但事实上,众议院民主党内部在是否用“弹劾”一词来形容调查的问题上陷入困惑。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如果总统违反了宪法,众议院可以提出弹劾程序,如果众议院批准弹劾决议,那么该决议将被递交到参议院。民主党人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决定是否向众议院全体议员推荐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如果众议院批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将进行审判,考虑让总统下台。但从目前两党在参众两院的分布情况看,参议院的共和党人不大可能表决罢免特朗普总统。

目前,众议院民主党人一直在努力界定此次调查的范围——纳德勒的表述是:该委员会正在进行弹劾调查;而众议院议长Nancy Pelosi和其他民主党领导人则在声明中表示,如果没有“压倒性的、令人信服的和两党合作的”调查进展,弹劾总统特朗普是不正当的。在912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Pelosi再次拒绝透露委员会正在进行弹劾调查。对此,Nadler的措辞是:该委员会正在进行一项调查,这将使我们能够决定是否就特朗普总统提出弹劾条款建议,有人将这一过程称为弹劾质询(impeachment inquiry,有人称之为弹劾调查(impeachment investigation,这些术语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区别。

纳德勒表示,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将通过传票、听证会和法院搜集信息,决定是否对总统提出弹劾条款。纳德勒的表态一直是,委员会正在进行弹劾调查,而关于如何给调查贴上标签的争论只是语义学意义上的,委员会的调查将是决定是否进行弹劾的一部分。截至目前,在众议院235名民主党人中,已有146明确表示支持启动弹劾调查程序。其中,有31人是在国会8月休会后要求弹劾。另外的89名众议院民主党议员中,许多代表“特朗普友好”选区,没有要求举行弹劾听证会。
 
美国法律关于弹劾总统的规定: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如果总统违反了宪法,众议院可以提出弹劾程序。众议院有权弹劾总统或对总统提出“严重罪行和轻罪”的指控。如果众议院批准弹劾动议,那么该动议将被递交至参议院。截至目前,美国历史上参议院还没有罢免过任何一位总统,但有3位总统曾面临弹劾程序,分别是:安德鲁•约翰逊、比尔•克林顿和理查德•尼克松,其中尼克松为了避免遭到弹劾而主动辞职,其他两位最后被宣告无罪,并得以留任。

美国宪法规定,如果有足够多的议员投票认定总统犯有“叛国罪、受贿罪和或其他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国会可以在总统任期未满前解除其职务。众议院就一项或更多弹劾条款进行投票表决,如果以简单多数通过至少一项弹劾条款,总统将会面临弹劾,之后参议院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督导下进行审讯,若有至少2/3的参议员认为总统有罪,总统就将被解职,由副总统接替其职务。

就此次特朗普的情况而言,除面临被弹劾危机外,特朗普近期的民调支持率也表现不佳。CNN的最新民调显示,六成美国民众认为特朗普不应该连任;此外,美国民意调查机构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的一项调查称,52%的美国人表示不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给现任总统特朗普投票。
 
9月17日首次听证会的情况:混乱

其中,前特朗普竞选官员Corey Lewandowski彻底拒绝回答听证会上提出的大多数问题。这位共和党总统的忠实朋友和支持者要求民主党向他提供一份报告副本,随后直接阅读了报告,明确表示除了穆勒所写之外不会说太多。然后,委员会中的共和党人被迫进行了一系列程序性投票,立即使听证会陷入混乱。此前,特朗普已下令两名前白宫助理——前白宫副幕僚长Rick Dearborn和前白宫幕僚长Rob Porter,不要在917日的听证会上作证,因此这两位也根本没有出现在听证会上。
 
这也突显了众议院民主党人2019年全年面临的一个核心难题:他们承诺要积极调查特朗普,他们的许多支持者希望迅速采取行动,试图将他赶下台。但白宫每一次都会阻止他们的监督要求,拒绝提供新的文件或允许前助手作证。共和党参议院势必会拒绝众议院对总统提出的任何指控。在916日致委员会的信函中,白宫表示DearbornPorter将“绝对不受”传唤,因为宪法豁免权保护总统高级顾问免受国会的强制性作证。尽管如此,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仍在向前推进,包括此前批准的弹劾听证会的规则。
 
“窝里斗”:顾名思义就是内部矛盾,对华态度并未实质转变

正如美国媒体的报道,当前中美两国谈判的总体形势是:在本周较低层级谈判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可能在10月份达成一项过渡协议,以安抚股市,并宣称取得政治胜利。双方的根本分歧无法在短期内弥合,目前也未取得明显进展,正如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96日的警告:两国之间的冲突可能需要10年才能解决。

目前的分析认为,尽管特朗普的许多政策(尤其是关税政策)不受欢迎,但其“对中国强硬”的立场为美国开启了一种看待中国问题的全新方式:尽管美国国会在大多数问题上存在党派分歧,但在中国的系统性改革问题上却意见一致。据悉,在912日的一场辩论中,几位总统候选人在讨论中国贸易行为时使用了腐败和盗窃等字眼,目前两党都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分歧只在于采取的手段不同罢了。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德克萨斯州众议员Beto ORourke在美国当地时间829日提出的一项贸易计划为例:在应对中国的战略中,O’Rourke提出了保护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不受中国等竞争对手的侵害;努力提高美国工人和小企业的竞争力等计划,其中在保护美国价值观和利益不受中国等竞争对手侵害方面,O’Rourke提出:使WTO现代化,以解决21世纪的贸易问题;更新《世贸组织协定》,解决汇率操纵、竞争、产能过剩、工业补贴和其他现代贸易问题;制定可执行的劳动标准,通过修改WTO协定,将国际劳工组织的核心公约纳入其中;使“可持续发展”成为WTO明确的目标;完善WTO争端解决机制;领导一个全球性的联盟阻止中国的反竞争行为;等等。

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将常态化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政界舆情的这种趋势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机工智库研究员/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