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美国“封杀”华为,结果却是这样……

2019-7-8 11:16| 发布者: luxin| 查看: 59| 评论: 0

20195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旨在禁止这家中国公司购买美国的零部件和软件。特朗普政府禁止向华为出口产品的直接目标是美国大型科技公司。随即,美国工业界巨头也给予了特朗普积极的相应,由谷歌打响与华为断交第一炮后,英特尔、微软、高通、博通、芯片巨头ARMQORVO等纷纷发布与华为暂停合作的声明。业界一片哗然,不禁为华为的未来捏一把汗。



然而,事隔一个多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美企绕道供货华为


623日,美国最大的电脑存储芯片制造商美光科技表示,在其律师研究了出口限制措施后,该公司已开始向华为发运部分零部件。全球最大的微处理器制造商英特尔公司也开始再次向华为出售产品,以及移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高通也恢复向华为供应部分视频配件。他们已向华为供应了数百万美元的组件,且时间可追溯到三周前。此外,包括安森半导体在内的其他美国科技公司也在研究恢复发货的方法。


这些举措表明美国公司迫切希望继续与华为做生意,同时遵守美国商务部对华为出口技术的限制。


-----25%的“美国制造”最低认定标准。根据现行规定:“美国制造”的认定标准——最低限额是25%,也就是如果产品中不到25%的技术源自美国,则该产品不包括在禁令之内。并且,美国制造的海外商品只有当技术和商品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而受到管制的敏感项目时,原产地技术才受实体清单的限制。而很多商品是由不那么敏感的美国制造的-原产地技术不受实体清单的禁止。


-----企业可以绕开“禁令”。美国企业得出仍有合法途径与这家中国电信巨头合作的结论:一方面,这些产品并未达到实施出口管制的“门槛”;另一方面,企业可以改变他们的供应链。一些产品是可以通过技术授权或外包的形式进行的,甚至一些企业正在考虑完全将部分产品的生产线及服务全部转移至海外。从而可以“绕开”美国相关“禁令”。


Cross Research分析师史蒂文•福克斯表示,


“他们花了好几个星期才弄明白。他们所做的就是研究法律和规则,并将它们应用到他们的业务中”


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部门前负责人沃尔夫也表示,


“根据最低限度原则,企业可以合法地继续向华为发货”


半导体行业协会主席John Neuffer621日的一份声明中写道,


“正如我们与美国政府讨论的那样,业界现在可以向这家电信设备制造商提供符合清单和适用法规的一些项目。每家公司都会因其特定的产品和供应链而受到不同的影响,它们必须评估如何在合规的前提下、以最佳方式运营其业务。”


-----特朗普打击华为不容易。美国芯片厂商继续向华为供货充分说明,对特朗普政府而言,打击华为是多么困难。这些企业的做法也让人想到,改变将世界电子行业和全球商业连结在一起的贸易关系网络,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对美国企业而言,未来,尽管争取继续出货可能将付出一些成本,但这些企业会将成本与盈利情况进行权衡,毕竟中国巨大的市场对美国企业而言仍然不可或缺。美国企业“绕开”出口管制的做法可能依然会持续。


美国公司以“损害美国经济与国家安全”为由让政府放松华为出口限制


令人讽刺的是,与当初特朗普对华为颁布出口禁令的理由一致,美国公司现在以“损害美国经济与国家安全”为由,要求政府放松对华为的出口限制。71日,彭博社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芯片制造商如何迫使特朗普放松对华为出口限制的文章披露说,特朗普决定允许美国公司继续向华为出售产品之前,美国半导体行业曾展开广泛的游说活动,他们认为针对华为的禁令可能损害美国经济与国家安全。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认为,过于广泛的限制不仅约束了美国半导体公司在全球开展业务的能力,还同时让美国公司被视作高风险与不可靠的,这将危及行业的成功,进而影响我们的国家安全。与此同时,在许多情况下,华为将能够从其他地方获得零部件。考虑到芯片研发的巨大成本,继续错失收益可能会损害企业自身的竞争力。


美国科技公司股价应声下跌


实际上,自特朗普政府颁布禁令以来,华为的供应商股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芯片制造商新光子学和Lumentum以及半导体公司Qorvo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据路透社(Reuters)分析的高盛(Goldman Sachs)数据,新光子学47%的收入来自华为,LumentumQorvo的收入分别占11%11%



几乎所有为华为提供电子元件的美国芯片制造商的股价都出现了下跌。半导体行业的综合指数下跌了约5%



美国小型运营商面临倒闭


之前,特朗普对华为实施严厉打压,并要求长期依赖华为的偏远农村电信营运商改用非中国大陆制设备。迫于压力,部分美国农村电信运营商已计划换掉华为设备。


但替换原有设备并非易事,中国厂商的价格无论是比诺基亚还是爱立信,都要低三至五成。如,一台50万美元华为设备,若要替换同等级别的设备,所需费用将在120万至150万美元之间。虽然美国国会有提案提议向农村运营商提供补贴,但自提出以来,尚未采取任何行动。


面对高昂的替换费用,美国农村运营商根本负担不起。农村地区的运营商利润本就不高,如果无法承受新移动网络设备的价格,这些运营商将不得不关闭移动网络,届时可能会面临倒闭。


美国供货商面临被他国替代风险


事实表明,美国企业并不是重要技术的唯一来源,这些企业并不希望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2018年售出的4,700亿美元芯片中,超过60%是通过中国销售的。尤其是华为的宝贵业务被来自其他国家的对手抢走。他们需要遵守本国的新规定,同时在中国这个日益重要的市场上处理错综复杂的业务。例如,在华为智能手机的内存芯片方面,美光就有三星和SK海力士这样的韩国竞争对手。如果美光无法向华为供货,订单会轻易地转向那些对手。当美国向华为发布“禁令”后,韩国电子巨头三星的股价涨幅最大,超过了5%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也表明,中美贸易战已让中国将其他国家的进口关税降低。这与中国对美实行的报复性关税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关税差,让美国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大大降低。中国正通过更优惠的价格从世界其他地区进口重要商品。




结论


上周,美国商务部将5家中国实体列入黑名单,原因是它们被控开发用于军事用途的超级计算机。未来,美国很有可能会对同样能应用于军事用途的中国视频监控公司下手。随着特朗普政府扩大对中国技术出口的限制,尤其是美国商务部可以很容易地改变对哪些外国制造的产品受该规定约束的定义,因此寻找规避限制的合法途径无论是对美国企业还是中国企业来说都变得更加迫切和重要!!!



机工智库研究员/周青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