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日本效法美国 对韩国半导体实施“双重”贸易制裁!

2019-7-8 11:01| 发布者: luxin| 查看: 409| 评论: 0

针对韩国不断向日本讨要战争时期韩国劳工的赔偿,日本政府终于“出招”了。作为报复手段,日本政府准备对韩国展开贸易制裁。不仅将从74日起限制对韩国3种半导体材料的出口,而且正在讨论从8月起将韩国从日本出口管制的“白名单”中删除……

 

日本将限制3种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

 

7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网站发布公告称,将从74日起,对韩国限制出口3种半导体材料,分别是氟聚酰亚胺(Fluorine Polyimide)、光刻胶(Resist)以及作为蚀刻气体(Eatching Gas)的高纯度氟化氢。在公告中,日本经济产业省仅表明限制出口的原因是“日韩的信任关系受到严重损害”,但多家韩国媒体认为,此举是为了报复韩国不断向日本讨要二战时期韩国劳工的赔偿一事。据日本媒体报道,韩国政府不顾1965年两国达成的协议,以三权分立为“挡箭牌”迟迟不采取具有实效性的对策,持续向日本讨要二战时韩国劳工的赔偿,这引发了日本的不满。因此,日本政府此次限制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成为“敦促韩国政府采取行动”的手段之一。



上述3种半导体材料,氟聚酰亚胺用来制造电视、智能手机中OLED显示器部件(有机EL);光刻胶作为一种光阻层材料,用于将电路的构造转移到半导体基底;作为蚀刻气体的高纯度氟化氢在集成电路制造中用于在半导体内部形成电路之前蚀刻出电路空间。


此前,日本供应商对韩国出口这上述半导体材料时,实行的是简化的出口手续,可以一并向政府申请多种产品的出口许可。然而,根据修改后的法规,今后日本供应商再向韩国出口上述3种材料,与韩国买家的每单合同都需要向政府申请许可和接受审查,获得批准后才可以进行交易。一般认为,这会导致办理出口手续花费的时间变长,日本媒体称这一过程大概需要90天。而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由于日本政府基本不会批准申请,因此日本政府实际上是在“禁止”向韩国出口上述半导体材料


一方面,日本的半导体材料行业在全球占有绝对优势,在硅晶圆、光刻胶、键合引线、模压树脂及引线框架等重要材料方面占有很高份额。例如,在光刻胶市场,日本厂商的全球份额高达90%,蚀刻气体所占市场份额也高达90%左右。对于拥有半导体大型企业三星电子、SK海力士以及擅长生产薄款、高性能电视的LG电子等电子巨头的韩国半导体产业而言,对日本半导体材料的依赖度可想而知。而一旦制裁生效,韩国买家将很难在市场上找到替代的供应渠道,韩国的半导体产业无疑将遭受“直接打击”。进而言之,2018年,半导体出口在韩国整体出口额中所占比重高达21%,而且一直支撑着韩国的经济增长。半导体产业受挫,无疑将给本已低迷的韩国经济“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日本国内有评论认为,这种“贸易制裁”从长远来看也将给日本带来巨大的“副作用”,不仅加剧日韩关系的紧张气氛,而且三星等在全球扩大供应网的韩国电子巨头有可能将千方百计寻找新的替代采购对象,“脱离日本”的趋势也将给日本的半导体材料供应商带来冲击。


日本媒体还列举了与中国稀土贸易的例证。2010年,中日两国出现激烈对立,中国叫停了对日本的稀土出口。日本的制造业此前一直依赖中国稀土,但此举也促使日本企业重新审视中国作为稀土供应地的高度依赖性问题。之后,日本企业转为寻找非洲等替代采购地以及开发替代材料,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对中国的依赖度。因此,有日本业内人士指出,在日本半导体材料领域也很可能发生“同样的事”。与此同时,韩国在全球存储器生产设备(CAPA)所占份额高达53%,而东芝、夏普等日本企业还没有余力扩大份额,因此,此次针对韩国的贸易制裁很可能日本将“自找苦果”。


日本正在讨论将韩国从出口管制“白名单”中删除


除了限制对韩国3种半导体材料的出口,日本政府同时还在讨论将修改法规,强化可用于军事领域和存在国家安全威胁的尖端技术和电子零部件等产品的对韩出口。



2002年和2008年,日本先后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军品采用了“全面管制”原则。全面管制原则主要是通过审查出口物项的最终用途或最终使用者来确定是否需要申请出口许可证。如果日本经济产业省认为某一出口货物或技术移将被用于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常规武器相关的活动,则会要求出口者对该批货物或技术的出口申请许可证。但全面管制原则也有例外,如果出口目的地为27个严格实施出口管制制度的“白名单”国家,则无需申请出口许可证。


27个国家分别是:挪威、波兰、葡萄牙、西班牙、瑞典、瑞士、荷兰、澳大利亚、比利时、保加利亚、加拿大、捷克共和国、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爱尔兰、意大利、韩国、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英国、美国。而目前,日本政府正在讨论将修改法规,从8月起将韩国从出口管制“白名单”国家中排除,从而严格限制战略性技术和物资的对韩出口,这其中,电子零部件、精密零部件、机床等均属于管制对象。

 

在出口管制和投资限制等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方面  日本正在加快步伐 


“努力实现自由、公平、无差别的贸易和投资环境,保持市场开放”,由日本担任主席国的二十国集团(G20)大阪峰会629日刚刚公布的“大阪宣言”强调了维护自由、公平贸易的重要性。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通过对各贸易对象国加征关税的强硬措施来迫使对方在贸易谈判中做出让步。而日本明确提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持自由贸易,并推动签署了不含美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同时与欧盟签订了经济合作协定(EPA)。而此次针对韩国采取的贸易制裁以及出口管制措施很可能被视为日本正在“转变方向”


其实,包括此次针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日本在出口管制和外商投资限制方面均呈现出“趋紧”的态势。日本某种程度上“追随”美国在逆“全球化”以及贸易保护方面正在加快步伐。多家日本媒体也指出,G20刚刚结束的这一大背景下,日本政府的做法将会被外界解读为开“自由贸易”的倒车


527日,日本财务省、经济产业省、总务省联合发布公告,修改《外汇与外贸法》中有关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外资收购日本企业的制度,并81日起在限制投资对象领域中新增20个行业,包括信息通信相关设备、零部件制造业(10个细分行业)、信息通信相关软件业(3个细分行业)、以及信息通信服务业(7个细分行业)。要求外国投资者在购买日本上市公司10%或以上的股票,或取得非上市公司的股份时,必须向日本政府报告并接受审查。如果被认定会威胁到国家安全,日本政府将中止外商的投资计划。日本新增的上述20个限制投资领域与美国财政部《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试点计划中所覆盖的27个“敏感技术”行业中的部分行业高度重合。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正在讨论如何限制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所使用的“下一代”技术的出口。日本政府已明确表示,未来将参考美国的14项具有代表性的新兴和基础技术清单,详细制定出口管制的对象,并最终在2020年实施正式的出口管制。而根据日本当前的《外汇与外贸法》规定,日本限制技术流出的主要对象仅包括可能用于核武器、导弹、生化武器等领域的产品和部分机床、电子零部件以及碳纤维等新材料。



机工智库研究员/王珊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