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微软诉富士康:还原一下客观诉求

2019-4-30 11:04| 发布者: luxin| 查看: 136| 评论: 0


上月,微软向加州圣何塞的联邦法院起诉鸿海精密(富士康),称其未能履行6年前签署的专利协议中规定的义务,涉及专利费及相应的利息,以及审查鸿海精密账簿的费用和律师费等。对此,郭台铭表示,这是意在华为,并认为微软是在榨取不当的专利费。当前中美贸易磋商背景层面下战术层面的考量姑且不论,本文仅对客观诉求加以还原,也充当一回吃瓜群众吧。


案件基本情况


关于该案的当事双方——


起诉方:微软及其美国子公司MLGP(MICROSOFT LICENSING, GP),是面向企业和消费者的计算机软件、服务和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先者,此外还为各种计算设备开发和许可操作系统和其他软件。


被诉方:鸿海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也被称为富士康科技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合同制造公司,从事计算机、通信和消费行业电子设备和产品的制造、组装和销售。


微软及其公司开发了许多用于计算机、平板电脑和其他设备的创新技术,包括鸿海为其客户制造的此类设备。微软与数十家合同设备制造商(包括鸿海、广达、和硕、康宝等)签订了许可协议,使用这些技术。


关于该案的诉点——


从案件本身来看,这是一起违反合同的诉讼案件。2013年4月1日,微软和鸿海同意签订“保密专利许可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微软根据该协议授予了一项全球专利组合许可,允许鸿海在协议规定的期限内制造、使用、销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协议“涵盖的产品”。作为对微软该专利技术权利的交换,鸿海要向微软提交准确的专利使用费报告,包括销售这些“涵盖产品”的具体信息,以确定在许可期内每台设备需要向微软支付的版税,并在微软要求时提交给独立的公共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微软在起诉书中称,自2013年以来,鸿海销售了大量使用微软专利技术的协议涵盖产品,但一直未提交合同要求的专利使用费报告,也拒绝给予审计合作,因而违约。2017年,微软正式行使合同规定的审计权,对鸿海(及其子公司)所涉产品的销售进行审计,但鸿海拒绝提供所要求的任何文件和资料,并拒绝审计师进入鸿海的主要营业地点审查鸿海的账簿及记录。2018年3月,微软正式援引协议中的争议解决条款,在随后数月的谈判中,鸿海继续拒绝合作。鸿海并未承认其在“协议”下的义务,而是要求重新谈判“协议”。


关于鸿海和微软的协议


2010年之前,鸿海(包括其在中国大陆的工厂)就一直在为品牌公司生产消费电子产品。2010年,微软和鸿海开始就一项许可协议进行谈判,微软同意向鸿海提供协议涵盖产品的整个专利组合的全球许可,鸿海要为此支付专利使用费。2013年4月1日,协议定稿,并于2013年1月1日起生效。


协议规定,某些类别的设备被视为“未经许可的设备”(与“涵盖产品”相对应),因此鸿海集团不必为此类设备支付专利使用费。协议还规定,如果鸿海的一个品牌客户已经在某个设备单元上支付了专利使用费,或者如果鸿海在协议期内与微软签订了自己的适当许可,则鸿海没有义务支付专利使用费,也没有义务根据其使用费义务获得贷款。协议要求鸿海必须在每年的1月30日和7月30日之前,以协议附件A所附的格式,向微软提交一份由鸿海授权代表认证的完整的、准确的专利使用费报告;每一份半年度报告必须包括协议第4.2.2节及其附件A中明确规定的完整的和准确的信息,包括(1)专利使用期内每类涵盖产品中售出的产品数量;(2)适用的设备费用;(3)确定产品品牌、型号和价格范围所需的信息;(4)确定哪些产品(如有)属于“未经许可的设备”而无需支付使用费(或仅支付基于单位百分比的使用费);(5)使用期内所欠费用总额;(6)任何适用的信贷;以及(7)到期的总金额。微软称,鸿海屡次违反其合同报告义务。协议要求鸿海保存遵守本协议所需的所有信息的账簿和记录,包括完成和提交准确的专利许可使用费报告所需的所有信息,即“审计信息”。


此外,协议赋予微软审查鸿海遵守协议情况的权利,包括对协议报告义务及使用费支付义务的遵守。协议要求鸿海提供一家独立的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在签署保密协议后,能够完全访问所有审计信息(包括某些原始数据),并能够访问鸿海在台湾地区的主要营业地,以配合微软的审计工作。如果审计发现鸿海支付不足,鸿海应在审计报告之日起60天内向微软支付不足部分的金额及利息。


微软起诉书中关于鸿海多次违约的陈述:


2014年专利费期间提交的专利费报告不准确;


2015、2016、2017和2018年专利费期间,未向微软提交任何专利费报告;


2017年3月31日,微软诉诸协议第4.2.4条赋予的权利,即对鸿海在2013年~2017年6月30日的履约情况进行审计,鸿海最终同意微软指定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负责审计。2017年10月16日,德勤致函鸿海,要求鸿海向德勤提供(1)执行审计所需的一套初步记录、报告和其他内容;以及(2)德勤在鸿海办事处进行实地调查的日期。尽管根据协议,鸿海被要求遵守文件要求和现场实地调查要求的书面和电话请求众多,但鸿海并未向德勤提交单独的文件,也未向德勤提供现场实地调查的具体日期。因此,微软无法根据协议行使审计权。


2018年3月21日,微软通知鸿海,要求鸿海全力配合德勤的审计工作,而截至目前,鸿海一直未予配合。


2018年5月10日,微软要求鸿海直接向微软提供信息,使微软能够确定鸿海在2017年底前的活动在本协议项下所欠的专利使用费,鸿海再次予以了拒绝,至今一直未向微软提供任何此类信息。


鉴于鸿海延迟并拒绝配合微软此前的审计请求和信息请求,法院命令的审计仍然可能不会导致鸿海完全遵守协议的审计规定或其专利使用费的报告和支付义务,并可能导致鸿海在支付过期专利使用费的进一步拖延。因此,法院发现,鸿海的账簿和记录,包括经宣誓的文件、书面发现和证人证词,是确保鸿海准确无误遵守本协议规定的必要条件,确定每一专利使用期根据协议应付的总金额。


微软请求法院作出的判决:


据此,微软提出的判决要求如下:


(1)命令鸿海立即、具体履行其遵守本协议关于专利使用费报告的义务,向微软提交专利使用期内完整、准确的专利费报告;


(2)命令立即、具体履行鸿海全面遵守协议审计规定的义务;


(3)命令由法院监督发现的鸿海的账簿、记录,包括经宣誓的文件、书面发现和证人证词,以确保鸿海准确无误遵守本协议规定的必要条件,确定每一专利使用期根据协议应付的总金额;


(4)根据在审核过程中所发现的证据,按照协议要求的专利使用费和利息的形式给予损害赔偿;


(5)该项诉讼的费用和支出,以及律师费;


(6)判决前、判决后的利益;以及


(7)授予法院认为公正和适当的其他救济。



(机工智库研究员/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