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从对伊制裁看美国经济制裁的威力

2019-4-28 09:14| 发布者: luxin| 查看: 771| 评论: 0


2019年4月22日,美国国务卿Mike Pompeo宣布不再对当前任何国家实施伊朗石油进口禁令的豁免(SRE),5月2日起生效。


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2016年1月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和伊朗之间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2018年11月,特朗普宣布对伊朗进行全方面的制裁,并给予中国、中国台湾、印度、日本、韩国、土耳其、意大利、希腊进口伊朗原油的180天豁免期,前提是这些国家要采取措施逐步减少并最终停止向伊朗购买石油。


欧盟


欧盟各国没有在美国退出JCPOA的同时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而是寻求保护其与伊朗的经济利益。然而,为了避免在美国市场的地位受到威胁,100多家欧洲公司宣布将离开伊朗。新闻报道显示,欧洲对伊朗的出口也有所下降。其中德国对伊朗的出口在2018年1~8月下降了约4%。在某些情况下,在受到美国外交人员的制裁威胁后,欧洲公司停止了与伊朗的业务往来;欧洲炼油商也正在努力避免任何美国制裁的风险。2018年11月5日,意大利和希腊获得了SRE制裁豁免,但在2018年末停止进口伊朗石油。部分欧洲企业终止的业务包括:


石油交易。自2018年末以来,欧洲所有从伊朗进口石油的活动都已停止。


汽车。雷诺和雪铁龙暂停了对两家伊朗企业的投资;戴姆勒宣布暂停在伊朗的活动;大众(Volkswagen)也紧随其后;瑞典斯堪尼亚公司(Scania)在伊朗建立了一家工厂,为该国供应1350辆公共汽车,但目前尚不清楚该合资企业是否仍在运营。


银行业。自美国退出与伊朗的交易以来,已有几家银行宣布停止与伊朗的交易:德国的DZ和安联(Allianz);奥地利的Oberbank;法国的Wormser Frere。2018年7月,应美国的要求,德国央行(Deutsche Bundesbank)修改了规则,阻止伊朗从欧洲伊朗商业银行(EIH)提取4亿美元现金。


能源。道达尔已退出对南帕尔斯气田近5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并将把股份转让给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NationalPetroleumCorporation)。奥地利OMV宣布将停止能源开发工作。挪威Saga Energy(非欧盟国家)签署了一项30亿美元的协议,在伊朗建设太阳能发电厂,意大利FS签署了一项14亿美元的协议,在Qom和Arak之间建造一条高速铁路。这些交易仍处于活动状态。


航运。德国的Hapag-Lloyd和丹麦的AP Moller-Maersk已停止向伊朗提供航运服务。


电信。德国电信公司Deutsche Telekom在2018年9月宣布,它将结束在伊朗的业务。


民用航空。尽管航空服务本身不受美国制裁,但法国航空公司和英国航空公司在2018年9月宣布,由于需求不足,它们将停止向伊朗提供服务。


……


俄罗斯


在叙利亚冲突问题上,伊朗和俄罗斯讨论了扩大能源和贸易合作的问题。据报道,在普京总统2017年10月下旬访问德黑兰期间,两国商定了广泛的能源开发协议,估计投资价值高达300亿美元,但执行情况仍不确定。2018年12月,伊朗与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议,表明俄罗斯不打算遵守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的制裁。


日本、韩国


2016~2018年,两国都增加了对伊朗石油的进口,而且伊朗一直能够从两国的银行获得资金。日本向伊朗出口大量化学和橡胶产品,以及消费电子产品。韩国公司一直积极参与伊朗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其对伊朗的出口主要是钢铁、消费电子产品和电器。


这两个国家及其企业历来都不愿与伊朗进行可能违反美国制裁的交易,两国企业均表示,它们将遵守美国重新实施的制裁。2018年11月5日,两国均接受了SRE。日本在2019年初恢复了部分伊朗石油进口,韩国则每天自伊朗采购约20万桶凝析油。据广泛评估,这两个国家都有可能完全停止与伊朗的能源交易,原因是美国政府决定从2019年5月2日起终止SRE。在美国退出JCPOA后,以下日韩公司宣布了它们的立场:


石化。韩国Daelim终止了一份价值20亿美元的扩建伊朗炼油厂的合同。2018年10月下旬,现代汽车以“融资困难”为由,取消了在伊朗建设一座石化工厂的5亿美元合同。


汽车。日本马自达(Mazda)和丰田(Toyota)以及韩国现代(Hyundai)已暂停建立在伊朗生产汽车的合资企业。


银行业。韩国的Woori Bank和Industrial Bank部分暂停了与伊朗的交易。日本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


钢铁。韩国企业集团浦项制铁(POSCO)退出了2016年达成的一项协议,该协议将在伊朗的自由贸易区查巴哈尔港(Chahbahar)建设一座钢铁厂。


印度


在2016年制裁放松后,印度从伊朗的石油进口量在2018年7月增至每天80万桶,远高于2011年的水平。印度还向伊朗支付了其在2012~2016年期间购买石油所欠的65亿美元。印度称,伊朗没有违反JCPOA,不应再次对其实施制裁。2018年6月,印度和伊朗再次同意在双边贸易中使用卢比账户。然而,印度对伊朗石油的购买量似乎已出现下降,但数量仍然很大。预计自2019年5月2日起,尽管SRE已结束,印度仍将继续进口至少部分伊朗石油。


土耳其


2017年,土耳其约40%的石油、6%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伊朗。土耳其领导人表示,该国不会配合美国重新实施的制裁,但自2018年末以来,土耳其从伊朗进口的石油数量有所下降。其官员在2019年4月下旬强烈表示,土耳其预计将在2019年5月2日到期时再接受一次SRE。


美国


近几年,美国对伊朗的贸易禁令主要包括:


石油交易。美国与伊朗在能源产品方面的所有交易都被禁止。


转运和经纪活动。伊朗交易条例(ITR)禁止美国在伊朗境内转运违禁货物,并禁止美国人从事任何与伊朗有关的商业交易中介活动。


奢侈品(Luxury Goods)。根据JCPOA,伊朗的奢侈品,如地毯和鱼子酱,可以在2016年1月后进口到美国。这一禁令于2018年8月6日重新生效。


航运保险。获得航运保险是伊朗扩大石油和其他出口的关键。一个由13个主要保险组织组成的团体,称为国际保赔协会集团(International Group of P&I Clubs),在航运保险业占据主导地位,总部设在纽约,因此受制于美国的贸易禁令,这使得伊朗航运获得再保险的能力变得更加复杂。2017年1月16日,奥巴马政府允许保险公司向伊朗船只提供保险。然而,这项豁免于2018年8月6日结束。


民用航空。ITR一直允许向伊朗发放与民用飞机安全运营有关的货物许可证,并定期发放零部件销售许可证。根据JCPOA,美国放宽了限制,允许向伊朗出售商用飞机,包括从制裁中“除名”的伊朗航空公司。然而,2018年8月6日后,波音和空客向伊朗出售飞机的许可证被吊销。


……


美国退出JCPOA的最重要影响是重新实施二级制裁,这些制裁适用于非美国公司和个人,即使与美国没有管辖权联系。2018年8月6日,美国重新实施了第一轮二级制裁,2018年11月5日,美国根据JCPOA暂停的所有二级制裁都重新实施。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Mike Pompeo)在与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钦(Steven Mnuching)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美国将积极实施制裁,警告世界各地的企业不要违反这些措施。这也显示出美国越来越愿意实施单边制裁。这些制裁不仅限制了美国公司或个人的商业活动,而且旨在针对第三国的公司和人民。


2019年4月8日,特朗普政府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IRGC)列为外国恐怖组织,使美国对德黑兰施加的压力进一步升级,同时标志着一个外国政府机构首次被正式认定为恐怖主义实体。


中国是伊朗最大的石油消费国。2012~2016年期间,中国在减少伊朗石油总出口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中国自伊朗购买的石油从2011年的平均每天60万桶减少到每天约43.5万桶。随着美国将不再向进口伊朗石油的任何国家提供制裁豁免,石油价格已出现了上涨。后续,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也势必成为其面向各国索要利益的筹码。


(机工智库研究员/金颖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