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见识美国管制中“最终用途”的威力

2019-4-17 11:32| 发布者: luxin| 查看: 5809| 评论: 0


自“中兴事件”以来,国人见识了美国出口管制的威力,开始深入了解美国出口管制的来龙去脉。


实际上,出口管制是二战后的国际治理的产物。冷战后,美国掌控了全球出口管制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将出口管制演化为实行霸权和维护地缘政治的工具和手段。


出口管制涉及军品管制和两用物项(出口管制中的专业术语,包括零部件、生产设备、材料、软件和技术五大类)管制。军品管制多涉及军火贸易,两用物项管制涉及军民两用的先进、敏感技术。通过核查“最终用途”和“最终用户”,美国对出口对象实施许可甚至经济制裁。


管控物项流向所谓敌对势力成为交易各方的“天条”,不可触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美国的两用物项管制


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简称BIS)负责两用物项出口管制,通过调整ECCN编码,限制美国企业出口高端技术,实现所谓的“国家安全”目标。


确实产品是否被管制的程序非常复杂,既要了解技术参数确定是否受到管制,还要通过“国家列表”确定是否对特定国家设限,还需要研究“许可例外”了解是否可以不向BIS申请许可。


除了物项管制清单,BIS还通过三个清单核查最终用户,即:拒绝人员清单(Denied Persons List),未经验证清单(UVL)和实体清单(EL)。


从这三个清单的执法力度和威力看,“拒绝人员清单”比较简单,发布也并非以联邦公告形式,随意性较强;UVL 清单针对的是“最终用途”;EL清单最为严格,针对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关系的贸易行为。


在没有被纳入实体清单前,BIS会将其纳入“未经验证清单”,也就是说,如果UVL清单实体不配合BIS,可能被其升级到实体清单。


而纳入实体清单后,基本上无法从美国进口,等同于出口禁令,涉及取消出口许可、扣押或没收货物、禁止美国供货商继续供货等行政处罚……如果继续违反出口禁令的,美国将动用经济制裁,“中兴事件”全过程就是其“完美”演绎。


经验证的“最终用户”


未经验证是指经验证最终用户以外的用户,根据2007年6月19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和再出口管制政策的修改和阐释;新的经验证最终用户制度;进口证明与中国最终用户说明要求的修改》。


新规定要求,凡是总价值超过5万美元、需申请许可证的对华出口物项,不论出于何种管制原因(此前仅限于美国家安全原因),均需获取中国商务部出具的《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说明》。


新规定最大的“亮点”,就是新设立的所谓“经验证最终用户”(VEU)授权制度。美国出口商向获得VEU的中国最终用户出口符合条件的产品可以免于申请出口许可证。


UVL清单的变革


2013年12月19日,BIS对出口商与UVL清单所列实体的贸易提出了特定要求,并澄清将实体列入UVL的标准,该法规自2014年1月18日起生效。


根据法规,BIS取消了此前UVL所列的全部人员,并将根据上述标准新增实体,2018年以来BIS两次修改UVL清单,纳入多家中国实体。


2018年5月17日,BIS修改UVL清单,将33个实体列入,中国11个,分别为:中航工业昌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丹东食品控制中心、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江西洪都航空工业集团、九江市金鑫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六盘水师范大学、南昌大学、陕西和睦实业、中超科技公司、新疆东方希望新能源公司、烟台海上救助打捞局。


2019年4月11日,BIS再次修改UVL清单,将50个实体纳入,涉及中国企业和机构37个,包括中科院部分研究所,汽车零部件、液晶制造、精密光学、电子、机床或航空领域的中国企业和人民大学、同济大学、广东工业大学等高校。被纳入的实体涉及先进制造、新兴制造领域以及从事基础研究的高校,对中国的影响非常不利!


UVL清单纳入原因


BIS在超出管制范围外无法验证实体的真实性、无法进行最终用途审查时,如果存在下列情况:最终用途审查的主体无法说明EAR管制物项的处置,按照出口文件的地址无法找到该机构、不能通过电话或电邮联络、没有回应美国政府查核,以及东道国缺乏合作阻止了BIS进行最终用户审查等,BIS就会将该实体纳入“未经验证清单”。


一旦纳入,就会针对被纳入实体严控其自美国进口的产品和技术的“最终用途”,确保不用于军事、地缘政治利益和与美国敌对的势力等。


纳入后的管制措施


对涉及被纳入UVL清单实体的交易不再适用“许可例外”,与其贸易的出口商、再出口商和转运商需要获得其UVL声明,包括:UVL清单实体的各种联系方式,签署声明的个人名称及职务;签署不使用、再出口或转让禁止物项的协议;声明物项最终用户、最终用户和最终目的国;同意与BIS进行最终用户审查;同意提供出口记录;证明签署人对所列实体的合法授权。


从声明具体内容来看,这实际上就是在实施最终用户核查。


如何移出UVL清单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4月11日的公告将10个实体移出,中国有3个,为2018年纳入的九江市金鑫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六盘水师范大学、烟台海上救助打捞局


当BIS通过实地核实或其他验证措施核实所列实体的真实情况,并证明其确实为“善意”实体后,BIS会将其从UVL清单中移出,但前提是目标实体的移除请求须以书面形式提交BIS主管官员,说明其进口产品的最终用途。


十年前案例彰显最终用途的执法威力


2018年中兴以17.61亿美元的罚款、BIS委派独立特殊履约协调人入住、定期向BIS提交履行美国出口管制法的审计报告,让国人见识了美国“实体清单”的杀伤力。


实际上,关于最终用途的威力,早就有先例,笔者在研究管制之初,就接触到2008年的“驰创”案例,深感美国出口管制与FBI等调查机构互动的威力。


2008年12月5日,深圳驰创电子三位中国公民吴振洲、魏玉凤、李波在美国被FBI逮捕,被控涉嫌违反美国高科技出口管制法规。


在美国检方发起新起诉书当天,波士顿当地媒体以“三名华人被控向中国非法出售武器”等主题报道了该案件。驰创以电子元器件为主,指控涉及最终用途。


案发后驰创美国公司的出口业务已经停止。驰创电子1996年由美国哈佛大学硕士吴振洲创办成立,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元器件独立分销商之一。总部位于深圳,在美国、香港、上海、绵阳等地设有分公司,北京、西安、成都、深圳等电子市场设有办事处。2008年员工人数超过200人,2007年销售额近2亿元人民币。


羁押期间,吴振洲先后写下10万字的《狱中日记》,对美国的管制制度进行了分析。


从吴振洲2008年入狱至2015年回国的6年多,电子元器件行业飞速发展,驰创网页却于2014年就已经关停,足可见美国对最终用途执法的威力。


411公告威力初现!


BIS发布清单后2天,即2019年4月13日,世界最大半导体制造设备企业、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MAT)就终止与世界大型发光二极管(LED)企业厦门三安光电等中国部分企业和研究机构的交易。


鉴于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确保美国在未来产业中的领导地位等行为和举措,被纳入UVL清单的企业或院校将面临以后合作终止,被剥夺了在美国的贸易机会,甚至可能遭受美国技术封锁和国际供应链的隔离等后果。


如何应对?


对于与美国进行贸易的企业而言:


在交易前商品是否属于美国出口管制法所特别管制的物项,审核客户是否属于美国出口管制所制裁/管制的对象,客户取得商品后的用途是否属于美国出口管制的用途等一系列内容。


关注最新管制动态,尤其是业务大量依赖美国产品和技术的企业应高度重视和确保各项交易符合美国出口管制规则,跟踪美国出口管制相关规则的最新变化;


重视内部合规控制(ICP),建立内部合规体系


根据中国高科技贸易项目及2007年的最终用户认证要求,企业可以选择向BIS提交认证申请,一旦获得认证,再进口符合条件的美国产品时,无需另行申请许可证。



(机工智库研究员  赵秋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