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投资情报 查看内容

糟糕!德国也要强化外资审查!

2018-12-20 09:56| 发布者: luxin| 查看: 375| 评论: 0


在28个欧盟成员国中,近一半的国家制定了对外资审查法。2018年11月20日,欧洲议会、理事会和委员会就欧盟审查外国直接投资的框架达成了一项政治协议。


其中,德国最为迅速,也恐对中国的影响最大。根据安永的一项数据研究,2017年中期,中资在欧洲投资额为576亿美元,其中对德投资占到了最大份额,为137亿美元,且投资率在2018年上半年仍有所增长:德国公司是中国买家的主要选择。


但在中资收购了戴姆勒约10%股份这一事件后,德国国内的舆论风向出现变化。自中企成功收购库卡到最近收购德国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Leitfeld Metal Spinning)失败的8个阶段性案例后,可以清晰地看出,德国政府是如何在舆论以及各种游说群体的压力之下,不断收紧对外资投资的审查限制,且其针对方向也相当明显。


第一阶段市场竞争


在2016年的库卡收购案中,虽然存在着德国政府没有充分保护德国核心企业的质疑之声,但德国政府并未对库卡收购案进行干预。


在随后的中企收购爱思强(Aixtron)案件中,德国政府并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仅表示出在新的信息的基础上,此案必须进行深入审查,不过,德国经济部也以该收购案涉及“安全问题”为由收回了此前的收购许可。最终,该交易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中资对爱思强的收购,原因在于爱思强的科技同时也应用在美国军方设备上,存在国防安全隐患。


第二阶段延长审查时间


2017年,在中企收购欧司朗(Osram)的成功案例中,德国政府开始进入了深入审查阶段:最初德国政府拒绝签发相关准许证明,在深入研究了约3个月后,政府才为并购开了绿灯。


2017年,在中企收购位于萨克森的航空航天(材料)供应商科特萨(Cotesa)期间,德国政府的深入审查时间加长:在7个月之后,该并购才得以完成。


2017年,在中企收购英国企业德国子公司赛普乐(Sepura)期间,德方开始同中方企业进行谈判,由于赛普乐为德国政府提供数字通信,德国方面对此相当敏感,在对收购进行干预后,中方成功完成收购。


在2018年初戴姆勒收购案后,德国爆发了关于收购低于25%门槛的全面大讨论:由于中企在2018年收购了戴姆勒约10%的股份,德国政府开始探讨在收购低于25%股权的情况下,政府如何能有发言权。


根据德国《对外经济法》,外国企业对涉及关键基础设施领域的收购在达到25%或甚至更高时,审查才会发生。但在2018的两个案件上,德国政府放弃了上述原则,开始主动干预和阻止中资投资。


第三阶段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


7月27日,德国政府指示德国国有开发银行——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收购德国高压电网运营商50Hertz 20%的股权,以阻止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收购。德国政府辩称,KfW的收购是出于保护德国重要能源基础设施的安全的需要。50赫兹公司是德国四大电网公司之一,该企业是德国相关行业巨头之一,负责德国东部以及汉堡市的大约1800万用户的电力输送。


8月1日,德国政府则以“安全策略考量”叫停了中国烟台台海通过旗下的法国公司间接收购德国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Leitfeld Metal Spinning)的案件。德国政府发出了一项预防性的命令,并声称这一收购对德国公共秩序或安全构成威胁,从而禁止具体的收购,这是没有先例可循的。


德国中国商会在声明中指出,德国政府在此次中方收购比例不超过20%的情况下,强行进行干预的做法不仅违背了基本的“国民待遇”原则,也干扰了市场的公平交易。这更是对中国投资者的歧视性做法。随后在8月7日,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表示,目前德国正拟法案将审查门槛降低至15%,并且更加密切地审查在军工行业、关键基础设施领域和与安全相关的民用技术方面的收购行为。


杀手锏——降低审查标准


据德新社、德国时报12月16日报道,德国政府将出台更严格的规定,以限制外资收购。新规将欧盟以外外资并购德企的审查门槛从目前的25%股权下调至10%,规定仅限于涉及安全领域的公司,比如涉及国防或者一些敏感的基础设施,其中包括能源供应商。经过长时间的磋商,内阁会议将于12月19日通过《德国对外贸易条例》修改草案。德新社向德国经济部求证时,对方仅说修改草案很快被送到内阁,但没有提到更多详细信息。这份草案的比例要比此前德国经济部长Peter Altmaier 15%的主张还要严格。


修正草案的背景涉及到中国投资商,迄今为止,德国政府叫停中资并购德企时难度极高,因此计划出台更严格的法规,限制敏感企业被收购,目的是让政府及时拥有话语权,参与决定是否德国的安全利益受到威胁。



绿党政治人物安德烈亚和德勒格欢迎改革计划,这并不是要吓退外国投资者:“这涉及到工业行业的健康发展,以及关键企业的保护。这方面我们需要一个透明、可靠的框架。”



(机工智库研究员/赵秋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