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汽车关税或成下一波贸易战博弈的触发器

2018-12-3 11:40| 发布者: luxin| 查看: 91| 评论: 0


通用汽车公司11月26日宣布,到2019年底,将关闭其位于密歇根州、马里兰州和俄亥俄杭州的工厂,以及位于加拿大的几家工厂。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26日就此事对“华尔街日报”表示,通用汽车应该停止在中国制造汽车,其关停铁锈州工厂的决定“是个大错误”。


特朗普11月28日在推文中表示,对汽车进口的关税将阻止通用汽车关闭其在美国的这几家公司,并再次暗示将很快对进口的外国汽车征税。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11月28日表示,将研究如何“平衡”美国和中国对彼此汽车出口的关税问题。  


至此,汽车关税问题大战的序幕在G20峰会前夕正式开启。


中国成背锅侠,美借此提出要实现所谓关税上的“平衡”


受到通用汽车铁锈州“停厂”刺激的特朗普政府再次拿出中国来背锅,特朗普直接甩出推文并在“华尔街日报”表示,通用汽车应该关停的是在中国的工厂,而不是美国的工厂。


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11月28日的声明中进一步提出了中美之间汽车关税不等的问题——中国对美国汽车征收 40% 的关税,美国对中国汽车征收 27.5% 的关税,而中国对自其他国家进口的汽车征收 15% 的关税,认为中国提高对美国汽车的关税主要是作为对美国对华 2500 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的报复(2018年7月,中国将汽车关税从 25% 降至 15%)。莱特希泽在声明中称,中国在汽车关税方面的政策令人震惊:中国对美国汽车征收 40% 的关税是中国对其他贸易伙伴征收关税税率(15%)的 2 倍多,比美国目前对中国汽车征收的 27.5% 的关税高出大约 1.5 倍。对此,莱特希泽在声明中表示,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美国贸易代表将研究所有可用工具来平衡汽车关税问题。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客车贸易顺差近 86 亿美元,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客车价值 102 亿美元,自中国进口的客车价值 16 亿美元。莱特希泽在声明中还指出,中国由国家主导的工业政策正在对美国工人和制造商造成严重伤害,美国将继续提出这些问题,因为截至目前中国尚未提出有意义的改革建议。


特朗普的霸道逻辑再现美国汽车产业现状


通用事件中涉及的关键信息是“铁锈州”工厂,这也是特朗普及其政府此次作出如此迅速回应的原因之一。


(1)“铁锈州”(锈带)是美国的传统重工业中心,也是特朗普政府选票的主要来源地,以及特朗普自2017年任职以来关乎其经济成绩单的主要区域。


(2)通用事件涉及的工厂和就业问题是特朗普政府兑现竞选承诺的主要领域之一,并借此再次展示其霸道的关税逻辑——


* 通用关停美国的工厂是由于其在中国设厂了,因此应该关停中国的工厂,将工厂和就业转移回美国;


* 中国对美国汽车征收税率高于其他贸易伙伴是基于对美国征税的报复,因此美国要通过其他工具在其他方面找补回来;


* 美国轻型卡车行业发展成功是由于对该产品进口征收的 25% 的关税,该关税也被戏称为“鸡肉税”,是对其他国家对美国鸡肉征税的直接回应,因此这种做法也适用于客车领域。


事实上,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对(尤其是从欧盟和日本)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税可以创造并挽救美国的制造业就业机会,指责欧盟对乘用车的关税为 10%,而美国仅为 2.5%,并已指示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研究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进口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但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对轻型卡车的税率也高达 25%。


美国汽车产业现状:


在过去 25 年里,全球汽车行业受到中国作为主要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的拉动,规模扩大了 1 倍。通用汽车目前在中国的销量就高于美国。中国汽车和零部件制造业的增长带来了新的、廉价的零部件,并与其他国家的制造商展开竞争。2017年,31 个国家在美国销售的零部件就超过 1 亿美元。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生效以来,美国的汽车产量从1992年的 970 万辆增至2016年的 1220 万辆。与此同时,韩国和墨西哥的汽车产量也在增加,而日本和德国的产量则在下降。该时期,美国汽车产业主要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1)1992~2018年,美国的外资汽车制造厂从 7 家增至 17 家;


(2)墨西哥是美国汽车的主要销售市场,对墨西哥的销量从1994年的 100 万辆增至2017年的 400 万辆;


(3)近年来美国汽车出口增长了 1 倍,在2017年超过 200 万辆;


(4)美国消费者对轻型卡车的偏好超过乘用车——2017年,美国汽车销量中 65% 是轻型卡车,而2012年为 50%,因此一些汽车制造商正在停止生产传统乘用车。


此外,美国汽车销售也越来越地由进口组成,尽管进口汽车一半以上是在加拿大和墨西哥制造,但包括发动机、变速箱等核心组件仍是美国制造,还有一些诸如转向和制动系统的组件也越来越多地由 NAFTA 地区生产。美国自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一半以上的汽车是由通用、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生产的。尽管目前美国最受欢迎的车型中很大一部分(包括外国品牌)已经在美国国内生产,但很多仍是从国外进口的,其中大多数来自亚洲,且包括路虎在内的几个欧洲品牌也没有在美国设厂。 


从就业上看,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美国汽车制造业2017年雇佣的工人总数为 96.9228 万人,仍未恢复到2007年 99.26 万人的水平,其中 60% 的工人是在零部件制造领域。


从研发上看,美国科学基金会数据显示,美国2015年汽车和零部件行业的研发支出为 170 亿美元,2011年为 120 亿美元。


截至目前,特朗普政府已对 950 亿美元的进口钢铁、铝和中国商品进行了征税,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2017年美国汽车和零部件的进口额已经达到 3610 亿美元,关税行动对美国商品进口增长的影响份额大约为 4%~20%。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用关税手段来鼓励国内生产可能会导致低效的资源配置,而征税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因素也可能减少投资。最终,关税将增加在美国销售的汽车价格,使得一些消费者推迟购买新车或购买二手车。


欧盟、日本一个都不会少,信赖美国存侥幸,付出的代价或是实打实的


汽车及汽车零部件问题进度的加快表面是受到通用汽车事件的“刺激”,美国在 G20 峰会召开之际抓紧表态,一方面是“敲打”欧盟和日本在多边平台的立场站队,一方面是进一步增加与中国谈判的筹码,尽管在汽车关税问题上,目前受影响最大、反应最大的是欧盟和日本。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汽车和零部件的进口来源国中,主要是墨西哥、加拿大、日本、德国、韩国。其中,美国是欧盟最大的汽车出口市场,欧盟2017年的汽车出口总额为 1710 亿英镑,其中美国市场占 25%,而超过一半的出口是德国汽车制造商。


虽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新车市场,2017年的销量达到 2390 万辆,但美国让是大多数全球品牌的核心聚焦点,2017年美国市场的汽车销量为 1720 万辆,而欧盟为 1560 万辆。其中,德国出口的大多数均为高档汽车,这也表明美国汽车行业在高端市场中的地位。因此,加征关税对于梅赛德斯、宝马、保时捷等品牌的影响会更大。


美国政府在宣布启动针对汽车产品的232调查之后,欧盟和日本均在与美国的沟通方面付出了很大努力。欧盟此前在与美国就关税问题达成共识之后,形成的认知一直是:


(1)美国不想把汽车关税问题摆在桌面上,是因为美国不想取消轻型卡车关税,或者是特朗普政府希望在汽车和汽车零部件232调查后,再以汽车关税问题打击欧盟;


(2)如果美国继续对汽车及汽车零部件产品实施232条关税,欧盟将拒绝与特朗普政府进行贸易谈判;


(3)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姆表示,她认为欧盟不会受到汽车关税的打击,因为特朗普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联合声明中已同意不征收新的关税。该联合声明后,美欧组建了执行工作组,目前该工作组聚焦的领域主要是药品、医疗设备和网络安全。


目前,除了莱特希泽在声明中所称的“所有可用工具”的不确定性外,美国商务部也正在对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进行232调查,并将于2019年2月之前提交调查报告。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欧盟和日本受到波及的频率和程度似乎都在加大,这也令欧盟不得不发出“赞成中美之间进行谈判达成共识”的声音,认为贸易战带来的不确定性对中美双方及世界经济都不利,同时担心中美之间的任何协议都会影响欧盟的市场份额。


事实上,从特朗普政府时期中美贸易摩擦的走向上看,总体呈现出时缓时骤的步调,特朗普政府在密集出台一系列关税计划后,也在等待各方的回应。当回应未达到其要求之后,再次启动一波贸易行动。我将此次汽车关税视为下一波贸易行动的触发点,无论是以谈判筹码的形式,还是以威胁站队的形式。而且从莱特希泽的措辞上看——“所有可用工具”——预示着美国下一步的行动仍将严厉,需引起注意,而且尤其需要注意美国在关税以外的行动,如地缘战略布局。


最后,从对美国自身的影响上看,Koch Industries 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特朗普的关税计划(已经实施的和计划实施的)可能导致美国2019年的 GDP 增速下降近 2 个百分点。研究称,受关税影响,美国公民在2019年将平均损失 915 美元,每户家庭的平均损失接近 2400 美元。此外,中美之间的所有这些贸易行动及关税计划生效之后,预计美国2019年或将损失约 275 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农业和制造业受打击或将最为严重。


(机工智库研究员/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