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美国中期选举,是不是以“贸”取人?

2018-11-14 15:09| 发布者: luxin| 查看: 591| 评论: 0



由于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引发的全球波动,使得此次中期选举备受瞩目,美国国内参与此次投票的选民积极性较此前也有很大提高。最终结果就是大家已经知道的: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但在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遭受了一些惨重损失;共和党则赢得参议院的胜利。


【1】


席位变动与贸易政策


从对美国大部分贸易政策立法拥有审议权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席位的变动情况来看:


民主党人击败了 4 位筹款委员会的共和党人:Peter Roskam(IL)、Erik Paulsen(Mn)、Mike Bishop(MI) 和 Carlos Curbelo(FL)。此外,该委员会另有 8 名共和党议员也将在今年退休或辞职,其中 2 个公开的众议院席位很可能会落到民主党手中,包括众议员 Dave Reichert(WA),其担任的是贸易小组委员会主席,没有连任。这可能意味着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中,共和党席位将仅剩 14 个,包括主席 Kevin Brady(TX),但目前由于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其主席职务也将不保。


而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涉及的席位变动较少,尽管该委员会主席 Orrin Harch(R-UT)将在年底退休。参议员 Chuck Grassley(R-IA)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根据资历,他将继任成为下一位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本周他也将宣布是否要担任财政委员会主席。此次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 12 名民主党人中有 9 人要参加竞选,在这 9 人中有 7 人赢得了下一个任期,其中 1 人失去了席位,还有 1 人的竞选结果也将于近期揭晓。


这意味着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改革”即将到来,这是否将影响贸易,尤其是中美贸易呢?在竞选中,贸易问题在候选人的竞选策略中占据的比重又有多大?


(1)贸易问题是关注点,但是否支持特朗普并未成决定性因素


从周二晚间的竞选情况来看,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并未被证明是一项成功的策略,但也有例外,即爱荷华州的民主党人 Abby Finkenauer,她击败了众议员 Rod Blum,主要是其之前发布的一个广告,聚焦关税对该州农民的影响。与 McCaskill 类似的是,其他红州民主党参议员也受到了打击,他们中许多人批评总统贸易政策对农业密集州的影响,如参议员 Joe Donnelly(IN)失利,参议员 Jon Tester 的席位在蒙大拿州也受到威胁。


参议员 Heidi Heitkamp(ND)将关税和贸易作为其竞选的主要议题,但无法赢得在特朗普州的席位,而特朗普的王牌支持者 Kevin Cramer 获胜。在田纳西州,参议员 Bob Corker(R)退休后的参议院席位竞选也是以贸易作为具有决定性的竞争议题。共和党众议员 Marsha Blackburn(R)最终战胜了前民主党州长 Phil Bredesen,后者并不支持特朗普的贸易行动。


在明尼苏达州,贸易和关税对农民的影响是竞选活动的一个主要话题,尤其是在农村地区。该州的选民重新选举了两位民主党参议员——Amy Klobuchar 和 Tina Smith。众议院农业委员会资深成员(ranking member)Collin Peterson 在该州的西部地区赢得了连任。


以下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的此次中期选举中选民主要关注的议题情况:


(2)选民对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表态并不明朗


此前有分析认为此次中期选举将会是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全民公投。但从周二晚间的结果上看,并未明确表明选民如何看待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CNN 民调显示,1/3 的选民认为该政策没有影响,25% 的人认为该政策对其所在地区的经济有所助益,剩下 30% 的选民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对其造成了伤害。但事实上,即使是在特朗普贸易政策对当地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的选区竞选中,这一问题也似乎并未成为推动投票走向的决定性因素。


在北达科他州,农民仍然支持特朗普。共和党众议员 Kevin Cramer 击败了参议员 Heidi Heitkamp,后者的竞选策略是试图在贸易和关税问题上抨击特朗普的政策。作为大豆和其他农产出口产品的主要生产地区,该州的农民因特朗普的关税计划受到美国贸易伙伴报复性关税的沉重打击。但从选票结果来看,Cramer 的竞选策略是要对特朗普的关税计划保持耐心,这令其赢得了选票。


而伊利诺伊州的竞选情况则表明,仅是经济上的争论并不足以赢得选票,如共和党众议员 Mike Bost 在该州的第十二区赢得连任。Bost 在2012年曾支持前总统奥巴马,2016年大力支持特朗普的政策,后者在对进口钢铁产品征收关税之后宣布在该地区重新开办一家钢铁厂。


Boost 在最新的推文中写到,致力于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找到共同点,从两党视角出发为南伊利诺伊州的退伍老兵、农民、钢铁工人及所有居民争取权益。


【2】


中期选举对中美贸易的影响


从此次中期选举对贸易,尤其是美中贸易的影响上看,不会发生本质变化,尽管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但特朗普不太可能偏离其目前的路线


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共和党控制参议院之后,很多分析认为这种分裂的国会或许会带来一个分裂的美国。但事实上,美国总统仍将在贸易政策等领域享有重要的行政权力,无论国会是否分裂,都能够设定条款,因为国会并没有太多能力来控制贸易政策,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具有广泛的单方面行动权,这意味着特朗普可能“继续推动其贸易议程”。而且,还有一个事实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支持对中国贸易和知识产权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可能使得特朗普获得更多的两党支持。但如果美国经济从贸易战中受损的话,国会将会对白宫采取行动,这也是国会唯一可能采取行动的情况。


尽管不会发生本质改变,但参众两院至少在今后的分歧与对峙也是可以预见的。正如特朗普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后的表态:他也愿意与民主党人合作,只要民主党不对其政府展开调查,但民主党众议院是否会接受这一条件尚未可知。在截至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这段时间内,人们可能要为众议院民主党人、参议院共和党人及特朗普之间连续两年的“战斗”做好准备。


(1)从国会参众两院的职能分工来看


众议院民主党有权反击特朗普总统并调查其行为,且共和党人也一直在准备应对民主党可能发起的一系列调查;如果愿意,众议院民主党可以向特朗普提出弹劾条款。此外,国会在移民和预算等政策上或将进一步陷入僵局,但在贸易和美联储等真正重要的议题上基本不会有任何改变。


民主党可能展开的调查包括特朗普的纳税申请表、其家族企业、与俄罗斯的交易、其旅行禁令和家庭分离政策。众议院少数党领袖 Nancy Pelosi 届时将宣布,民主党众议院将“恢复宪法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衡”。


民主党在此次中期选举中采取的战略是:瞄准妇女团体、少数裔种族、年轻人为目标的民主战略,在许多选区实现了创纪录的自由投票率。共和党的战略则是:以男性、白人和农村选民为目标的策略,得到参议院多数派的支持,在特朗普的农村地区实现了创纪录的保守党投票率。


(2)两党或将产生分歧的领域


共和党在参议院占多数、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局面将造成的结果是很难通过一些重大的立法。民主党的重点关切在于:保护“平价医疗法案”、构建包容性的经济体制、通过严格的道德规则;而共和党的重点关切在于:确定保守派的法官、对移民采取强硬态度、在新众议院启动调查时保护特朗普总统。两党有着不同的选举基础和政策愿景,未来一年可能会加剧党派偏见和极端分化。


就经济问题而言,经济问题可能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占据重要位置,而此次中期选举或许只是2020年更大规模政治斗争的开始。总统主要针对移民问题进行竞选,而民主党则专注于医疗保健。而美国目前的经济情况是,目前实现的经济复苏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复苏,未来两年可能会出现经济放缓或衰退。这或将带来以下几个问题,即如果经济陷入衰退,共和党能否继续关注供应方政策?白人工人阶级在工资增长缓慢的同时贸易战正在对其工作造成影响,这样他们是否还会支持特朗普?


(3)从对第232条关税的影响来看


特朗普政府对所有钢铁和铝的进口实施关税,但对某些特定国家设置了例外情况。某些国家的豁免谈判可以持续到2019年(如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和欧盟)。此外,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对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实施关税。国会控制权的变化不太可能影响与钢铁和铝有关的232条关税,众议院民主党和参议院共和党人可能会根据其所在地区或州的经济影响对第232条关税表明其立场,如来自钢铁主要生产地区和州的议员将继续支持关税,而来自因报复或下游成本增加而遭受负面经济后果的地区和州的议员则仍然会提出反对意见。而且从目前情况看,并没有迹象表明国会会通过旨在限制总统第232条权力的立法。


(4)从选举情况看2020年总统候选人情况:左翼人士偏多


美国政治媒体基于中期选举情况,对2020年的总统候选人情况进行了梳理:参议员名单上有 Kamala Harris 和 Bernie Sanders;众议院成员包括 Tulsi Gabbard、Joe Kennedy 和 Beto O’Rourke;州长名单中有 Andrew Cuomo 和 Deval Patrick;市长名单中最为人熟知的是 Michael Bloomberg;奥巴马的校友名单中包括 Joe Biden、Eric Hoder 等。


【3】


小结


中国、欧洲、加拿大、墨西哥及其他地方的政治家们都将关注其失去众议院后将如何影响他所推动的贸易战。特朗普仍然可以发布行政命令强制执行,但总统通过立法的可能性将受到阻碍。


分析认为,尽管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但特朗普不会偏离其目前的路线,因为共和党在参议院赢得了更多席位。尽管这一结果使得特朗普在面临军事开支和外国商业交易等几个关键领域的挑战,使其难以通过重大立法,但美国总统仍将在贸易政策等领域享有重要的行政权力。


新的国会不太可能改变美国与中国经济关系的方向,尽管美国农民长期面临经济最糟糕的困境可能会对推动个别国会议员寻求温和路线产生一些影响。预计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将继续关注中国报复对整体经济的影响,但仍不愿与政府的做法相矛盾。


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可能更热衷于支持整体关税,如果情况允许,可能会让特朗普政府的覆盖范围更加艰难,尽管可能会在具有特定成分影响的地方推迟。事实上,如果特朗普政府在11月底(或之后的任何时候)与中国达成协议,即将上任的众议院民主党人可以利用他们新发现的杠杆来批评政府的努力,并试图在中国问题上包抄政府。


据此可以预见,未来中美贸易形势仍不容乐观。



(机工智库研究员  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