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美国要对华启动新301调查? 局面更为复杂和严峻~

2018-11-12 10:10| 发布者: luxin| 查看: 1136| 评论: 0



11月7日,备受瞩目的美国中期选举结束,民主党自2010年以来首次控制众议院,其中美国劳工联合会与产业组织联合会(劳联—产联,AFL-CIO)助力不少。但就在民主党拿下众议院后,就有消息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目前正在考虑对中国的劳工问题展开调查,且采取的手段或是再次启动301调查。而推动该项调查的背后,美国劳联—产联也是动作频频。


美国劳联—产联是何方神圣?


美国劳联—产联(AFL-CIO)是美国老牌的工会组织,也是最大的工会组织,其影响力足以左右一次总统选举。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美国劳联—产联也是动作频频——敲开了 230 万户家庭的大门,打出的电话有 50 万个,以支持那些支持工人家庭的候选人。而中期选举的结果也表明,呼吁支持劳动者政策的候选人得到了支持,美国工人的选票成为候选人赢得选举胜利的最大助力。


AFL-CIO 总裁 Richard Trumka 对于此次选举的表态是:此次动员的劳工运动是近 50 年来的最大规模,并明确表示不会支持那些优先考虑少数精英需求的人,不管他们是反劳工的共和党人还是支持公司的民主党人。


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AFGE)国家主席 J.David Cox Sr.:希望第 116 届国会尊重工人的发声,尊重集体谈判进程,并期待与国会两党的领导人合作,保护工会权利,也将与两党多数派合作,反对昂贵的和不负责任的联邦政府工作外包。在此次选举中,AFGE 的积极性达到空前的程度,不知疲倦的打电话、发邮件、发短信等等,支持了联邦、州和地方竞选中两个主要政党的候选人,并对中期选举的结果产生了重要影响。


美国州、县、市劳工联盟(AFSCME)总裁 Lee Saunders:在此次选举中,美国的劳动者、美国的工人反对操纵经济,并联合起来向富人特殊利益团体发声。近 10 年来,美国众议院首次拥有了大部分支持工人的议员席位,在内华达州、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选民选举出的新州长都支持劳动者。


美国教师联合会(AFT)总裁 Randi Weingarten:在此次选举中,美国人民发出了两条重要信息,(1)在联邦层面上,投票赞成特朗普总统的制衡;(2)在州一级,投票支持可以解决问题的候选人,包括支持公共教育、良好的医疗保健、重建道路、桥梁和水利系统的候选人。


美国退休联盟执行董事 Richard Fiesta:民调显示,老年选民的选票明显转向众议院民主党,49% 的选民支持民主党,50% 的选民支持共和党,前者比2014年增加了 13%。而此次美国退休人员行使其政治权利也是空前积极,参加竞选活动和集会的人数越来越多,致力于降低药品价格,扩大社会保障。


AFL-CIO 针对中国劳工问题的历来诉求


AFL-CIO 早在2004年小布什政府时期就针对中国劳工问题提出启动301调查的申请,随后在2006年再次提出申请,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调查中国是否通过剥夺工人权利获得了不公平的贸易优势,但这两次申请均被拒绝了。


其2004年的诉求主要包括:


中国政府压制了国际公认的工人权利,其中最重要的是结社自由以及组织和讨价还价的权利;中国工人没有组建独立工会的权利,数以亿计的外来务工人员被困在政府强制执行的制度当中,包括人为的低工资、长时间的经常性的加班、不安全的工作条件等,并基于此提出如下诉求:


(1)这种对工人权利的压制压低了中国的工资水平,保守估算的幅度为 47%~86%;


(2)被压制的工资水平使得中国产品的价格降低了 11%~44%(假设人工成本在中国最终制成品总成本中的构成为 13%);


(3)如果中国没有侵犯工人权利,中国制造业商品的价格将上涨 12%~77%;


(4)运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 COMPAS 模型计算得出,中国造成的不公平成本优势为 43%,压低美国国内产品价格 0.4%~1.7%,减少了 3.1%~8.4% 的产量,国内收入减少 3.7%~10%;


(5)中国这 43% 的成本优势造成美国的就业岗位减少了 26.8345万~72.7130万个。


据此,AFL-CIO 认为这种就业影响对美国商业构成了明显“负担”,中国政府的做法违反了《1974年贸易法》(经修正)第301条关于工人权利的规定,并呼吁总统和贸易代表采取救济美国工人权利的行动。


对于上述申请,当时被拒绝的理由是,美国不需要进行为期一年的调查,来了解中国存在的严重劳工权利和工作条件问题。


2004年,时任 AFL-CIO 的首席经济学家 Thea Lee 表示,如果这部法律(《1974年贸易法》)能用来保护知识产权,那么它也可以用来保护工人的权利。目前,Lee 是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主席,拒绝就此次调查的可能性发表评论。


根据私营部门的消息,目前正在考虑、也正在努力推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启动301调查。一位前共和党领导人表示,就中国劳工问题启动301调查将得到国会两院的支持,也有分析将第301调查描述为“保持劳动力进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新的自由贸易协定的政治权衡”。


美国301调查还管中国的劳工权利问题?


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节被人们所熟知是特朗普执政以来 USTR 对华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行为的301调查,并基于此对中国的数千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首批 500 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 25%;第二批为 2000 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 10%,2019年1月1日税率将提升至 25%,除非双方的贸易摩擦得到解决;中国对美国 1100 亿美元商品征税。此外,特朗普总统也多次表示,如果中国不作出重大让步,他将对另外 2570 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如若此次确定对中国劳工行为启动301调查势必将进一步加剧当前的贸易紧张局势。


301条款还能管到中国的劳工权利问题?


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规定,许多劳工行为可以被认为是“不合理的”,包括一些持续性的行为模式,如剥夺工人的结社权;剥夺工人组织和集体谈判的权利;允许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或强制劳动;未规定儿童就业的最低年龄;或者未规定最低工资、工作时间和工人的职业安全卫生标准。


2018年10月,由参议员 Marco Rubio(R-FL)和众议员 Chris Smith(R-NJ)主持的国会—中国问题执行委员会向总统和国会提交的年度报告中谴责中国在劳工问题上的做法,该委员会于2000年在国会组成,以监督人权和中国法治的发展。2018年的该份报告长达 324 页,指出中国的法律和做法一直在违反国际劳工权利标准,并侵犯中国宪法规定的权利,包括建立或加入独立工会的权利,同时还提出了中国工人集体“讨价还价”的权利。报告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的规定为集体合同的谈判提供了法律框架,但这些法律指定由党控制的中华全国总工会负责代表工人与用人单位谈判并签署合同。


由此推断,特朗普政府下一步或将把关注点放在中国的劳工问题上,与当前的贸易问题挂钩,正如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SMCA)中对劳工问题作出的史无前例的规定那样,在针对工人权利的保护方面,莱特希泽或将“尝试、并做此前民主党政府所不能做的事情”,这或许会令事情变得更为“有趣”,也或许会令当前的局面更为复杂和严峻。



(机工智库研究员  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