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美国优先”=加强工业基础、堵住供应链漏洞?

2018-10-10 09:30| 发布者: luxin| 查看: 132| 评论: 0

2018年10月5日为美国制造日(National Manufacturing Day),作为献礼,美国国防部发布《评估和强化制造与国防工业基础及供应链弹性》非密版报告,这是应2017年7月特朗普第 13806 号行政令要求的,由国防部制造业与工业基础政策办公室(MIBP)领导,商务部、劳工部、能源部和国土安全部等多个政府部门参与,历时一年多完成的报告。 


首次大范围全面评估


2017年7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第 13806 号行政令,要求「评估和加强美国制造及国防工业基础和供应链弹性」,要求美国国防部牵头,对美国现有的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展开为期 9 个月的「全面调查」和评估。


此次调查着眼点并不会仅局限于传统的国防部门,而是会评估制造业的整体综合能力及与国防工业发展之间的关系和对国防工业的影响等。


行政命令指出:「美国的综合国力已不单纯通过国防部门体现,而是各竞争要素:整体制造能力、高素质产业工人、富有弹性(灵活、机动)的供应链、均衡发展的国际贸易等的综合体现,这些要素决定了美国制造业的基础能力,且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


行政令指出,自2000年以来,美国制造业流失了 6 万余家企业,丧失了 500 万个就业岗位,这会影响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引发对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是否健康发展的担忧。而且,企业减少、高素质工人流失、供应链断档势必会削弱美国国内创新能力和保障维修、扩建、重建的能力,进而会危及国家安全


行政命令称,美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技能也在流失,这对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影响很大,需要尽快采取行动,建立教育和劳动力发展计划,并制定支持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就业增长配套政策。


此次调查、评估将围绕美国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能力的优劣势展开,并将就如何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内制造业、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防工业基础以及富有弹性的供应链提出战略性意见和建议。


报告发布时间不断推后


第 13806 号行政令要求,自发布之日起的 270 日内,应就评估结果向总统提交一份非保密报告。也就是说,报告应于2018年3月公布,结果直至2018年3月国防部发布《2017年度工业能力报告》时才说全面调查报告于5月中旬公布。随后一直没有信息,到了2018年9月,国防部才透露,将于中下旬发布。


如同每次中国节假日美国总要弄点「事儿」一样,最终这份报告于2018年国庆十一假期发布。


调查涉及传统行业和跨领域


该报告强调,美国的制造与国防工业基础支撑经济繁荣和全球竞争力,为军队提供保卫国家的能力。但目前,工业基础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风险推力 Macro Forces),侵蚀了美国制造和国防工业基础,威胁到国防部准备好「今晚作战」的能力和重新装备以应对强国竞争的能力。


此次评估中,美国国防部领导的跨部门任务组进一步分为 16 个工作小组,共有超过 300 名来自各个部门的专家参与,其中 9 个工作小组关注传统部门,包括飞机、生化核和放射性、陆上系统、弹药和导弹、核物质弹头、雷达和电子战、造船、单兵系统和太空;另外 7 个工作小组评估跨领域能力,包括制造赛博安全、电子工业、机床和工控、材料、有机物基础、软件工程、劳动力。


存在的挑战和风险


该评认为存在五大挑战,即:财政减赤和政府开支的不确定性;制造能力和产能的下滑;政府业务和采购实践的破坏;竞争对手国的工业政策;缩减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以及专业技能人力。


评估认定,五大挑战改变了工业基础趋势,导致美国能力受损;挑战导致的风险导致美国国防部供应链不安全;有 280 个影响工业基础活力和弹性的因素


这五大挑战表现在 10 种具体风险:孤源、单源、脆弱供应商、脆弱市场、产能受限于市场供应、国外依赖、缩减的制造业源头和材料短缺、本土人力资源的不足、本土基础设施的侵蚀、产品安全,它们均为国防部供应链带来不安全因素。


该评估认为:


五大挑战主要影响到国防供应链的低层级供应商;


当前对竞争对手国的依赖达到令人吃惊的程度;


国防工业所有部门的雇主都面临劳动力挑战;


许多部门仍在将关键能力转移到海外,以寻求有竞争力的价格并进入国外市场。


解决上述问题的 11 条建议:


通过《2018两党预算法》,为2018、2019财年提供稳定资助,提高近期国防部预算的稳定性;(已完成)


现代化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根据《1947贸易法》第301条启动对中国「知识产权窃取」的调查,更好地对抗中国针对美国知识产权的工业政策;


更新常规武器转让政策和无人机系统出口政策,增加美国工业基础的竞争力、强化国际联盟;(已完成)


重组国防部原负责采办、技术与后勤的副部长办公室,国会“第809委员会”的工作,开发适应性采办框架,这些工作都旨在简化和提升国防采办流程;(进行中)


重构国防采办大学,建立一个劳动力教育和培训资源,以聚焦增加采办人员的敏捷性;(进行中)


响应《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第1071(a)条款,建立流程提升分析、评估和监视工业基础脆弱性的能力;


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制定《国家先进制造业战略》,聚焦先进制造业机遇;(已完成)


由劳工部担任主席的学徒扩大任务组识别出策略和方案,来促进学徒的培养,尤其在那些没有充足劳动力的工业领域;


DARPA “微电子创新提升国家安全和经济竞争力”项目,增加了国内能力、促进了技术的采用;(进行中)


国防部维持技术优势跨职能团队;


实施基于风险的方法监督《国家工业安全项目》下的承包商,这种方法建立了风险管理框架原则之上,旨在评估和对抗针对关键技术和重要资产的威胁。 


美国的国防工业能力


根据美国法典第10卷第2504条要求,自1997年起,美国国防部每年向国会提交《年度工业能力评估报告》。国防部制造业与工业基础政策办公室(MIBP)负责工业能力评估工作,由国防部副助理部长负责。


2011年,国防部联合商务部,发起聚焦于国防工业基础、跨行业跨项目的「行业到行业、层级到层级」 (S2T2)评估,对国防工业基础进行分类、确认和监控,扩大国防部对工业基础能力的理解。


MIBP 的工业基础评估非常复杂,涉及政策、投资、交易、通信等方面,分为三个层面,旨在为决策者提供评估和基于风险分析,从而支持有活力、安全、创新、可负担和技术领先的国防工业能力。


2018年3月发布的《2017年工业能力评估报告》对国防工业基础重点和活动进行总结,完成了对航空航天、电子、雷达及电子武器、地面车辆、指挥控制、造船、导弹及弹药等工业部门和材料供应链的评估,还对国防供应商的并购行为进行审议。MIBP 的工业基础调查涉及政策、投资、交易、通信等方面,旨在为决策者提供评估和基于风险分析,从而支持有活力、安全、创新、可负担和技术领先的国防工业能力。


鉴于2017年7月特朗普要求开展的“评估和增强美国制造业、国防工业基础和供应链弹性”调查报告,2018年的报告对国防工业基础重点和活动进行总结,除继续对航空航天、电子、指挥控制通信和计算机、雷达及电子武器、地面车辆、材料、造船、导弹弹药等九大工业部门和材料供应链进行评估,还对国防部系统的工业基础(DoD Organic Industrial Base)进行了评估。


实际上,美国的工业基础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既有国务院的国防工业能力报告,也有商务部的工业基础调查,两个机构之间互动较多,这主要体现在商务部的工业基础调查常常是来自国防部门各个军种的调查申请,如2014年的《美国航空工业“深潜”评估:出口管制的影响》。


商务部的工业基础调查


在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是《评估和增强制造业、国防工业基础和供应链弹性的行政令》的执行机构。技术评估办公室(OTE)每年启动工业基础调查(Industrial Base Survey)工作。


截至2018年9月,OTE 共完成 71 份评估报告。在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和其他部门配合下启动产业分析调查,评估工业基础能力,分析核心产品和技术的外国掌握情况,制订提高特定国内产业国际竞争力和满足国防项目要求的政策建议,其实质是确保美国工业基础和战略技术的全球领先地位



(机工智库研究员/赵秋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