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土耳其里拉“崩跌”令新兴经济体风险再燃

2018-8-27 10:22| 发布者: luxin| 查看: 653| 评论: 0

当前全球金融市场,土耳其里拉的「崩跌」无疑成为最受关注的事件。不仅导致市场情绪恶化,而且令新兴市场国家资金流出压力增大的风险「再燃」。


事实上,随着美联储宣布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推进货币正常化进程开始,全球金融市场上美元指数持续上涨,受其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下跌的压力不断增加。而此时土耳其里拉的「崩跌」就成为这一趋势的「爆发式」呈现。


里拉兑美元连日创新低


土耳其货币里拉近日经历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持续暴跌。自从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要对土耳其的钢铝关税翻倍以来,一直处于跌势中的里拉就一发不可收拾地陷入了暴跌。继8月10日暴跌 17% 后,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8月13日开盘后继续暴跌,13日跌幅约 7%;8月以来下跌近 30%;2018年来跌幅更是高达 45%……


对于里拉的持续暴跌,有舆论认为,这一切都源起于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接连对土耳其、俄罗斯等经济体挥下的制裁大棒。


针对美国的种种制裁行为,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8月12日刊文称,美国人打响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货币战争。文章称,近年来,美国频频对那些敢于宣布独立经济政策的国家发动金融战。如今华盛顿对俄罗斯实施无休止的制裁,而对土耳其商品征收巨额进口关税。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8月13日表示,土耳其有能力抵御该国经济遭受的「攻击」,土耳其货币里拉的汇率将很快稳定在「最合理水平」。但对于被视为稳定里拉不可或缺的提高基准利率措施,埃尔多安继续持否定态度。土耳其央行仍然拘泥于「加息等于经济恶化」的逻辑,并未考虑加息。


土耳其央行13日宣布,已下调商业银行存在央行的里拉和外汇的准备金率。银行监管部门也宣布,限制土耳其各银行与海外投资者的外汇掉期、现货和期货交易的交易量。然而这些对策被认为缺乏力度,土耳其货币和股票被抛售的进程仍未彻底结束。而且,这种持续暴跌已震动了国际金融市场。


实际上,除了埃尔多安口中的别国的「攻击」,近年来,土耳其的经济增长持续低迷,严重的经常账户赤字、以美元外债负担较重和高企的通货膨胀率加剧了外界对土耳其里拉汇率的担忧。


2016年12月,土耳其消费者价格指数升至 8.3%,较土耳其央行的目标位高出 3% 还多。而目前按消费物价指数计算,土耳其通货膨胀率已升至 15.4%,已经连续第 7 年超出央行目标。而且,土耳其在今后 1 年里要偿还外汇债务和弥补经常项目赤字,需要 2200 亿~2300 亿美元资金,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约 1/4。


埃尔多安多次提出加强与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等关系的想法,但能否获得充分援助仍是未知数,关键是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很难改善。


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遭「连坐」


受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的影响,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也遭到抛售。作为土耳其里拉的「难兄难弟」,阿根廷比索同样遭遇大幅下挫,年初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贬值达 56%,阿根廷的 CPI 更是一度创出 29.5% 的高位,甚至超过土耳其的 15.4%。对于阿根廷和土耳其而言,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更易恶性循环。


2018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换挡风险带来主要资产波动率上升,新兴市场货币整体明显贬值,名义有效汇率创 25 年以来的新低,而实际有效汇率年内也贬值超过 3%。受到经济增长预期发散、风险偏好变化剧烈的影响,部分新兴市场面临资本「快进快出」冲击,汇率大幅贬值。


除比索和里拉,年初至今,委内瑞拉玻利瓦尔的贬值也超过 30%,南非兰特、巴西雷亚尔贬值则超过 10%。8月14日,印度卢比兑美元首次跌破 70 关口,分析师更是将中国香港列为风险最重的首位。


在此情况下,包括阿根廷、印度尼西亚、俄罗斯等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纷纷出台政策,启动汇率「阻击战」,试图阻止本国的股债汇齐杀。


8月13日,阿根廷央行宣布上调七天期 LELIQ(流动性票据)利率 500 个基点,年利率已高达 45%。而阿根廷央行此前称,在10月份之前,央行不会上调关键利率。


8月12日,俄罗斯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表示,俄罗斯将继续减持美国国债。3-5月间,俄罗斯的抛售的美国国债约为 810 亿美元,占其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的 84%。俄罗斯央行此前还宣布将限制外汇购买。西卢安诺夫称,俄罗斯今后在贸易结算时将更多使用本国货币卢布和欧元等其他货币,而不是美元。而且,俄财政部不排除放弃美元作为石油贸易结算货币的可能。


印尼央行高官8月13日透露,正在干预外汇市场以稳定印尼盾的汇率。


缺少应对危机的「中坚力量」新兴市场国家风险或蔓延至全球


债务膨胀是涉及新兴市场国家整体的问题。由于低利率局面长期持续,2017年仅因货币贬值而难以偿还的美元计价债务就达到约 3.7 万亿美元,在过去 10 年里扩大至约 2.4 倍。


而且,目前美国计划继续加息,在随之而来的美元升值的影响下,资金越来越容易从新兴市场国家流出。在看不到应对危机的中坚力量的背景下,不断积累的新兴市场国家债务正作为世界经济的风险浮出水面。


如果货币继续贬值,新兴市场国家将面临进口物价上涨和外汇计价债务偿还负担增大等问题。如果对外债务多于外汇储备,很容易发生拖欠债务的情况。


上文提到,土耳其的对外债务达到约 4500 亿美元,规模约为外汇储备的 4 倍,财政方面非常脆弱。从对外债务来看,印度尼西亚约为 3500 亿美元,阿根廷约为 2300 亿美元,均超过自身的外汇储备。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人联想到了由「雷曼危机」所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应当说,当前,全球经济正在步入以发达经济体为中心的自律性复苏进程,尽管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带来一定的冲击,但全球仍处于「钱多」的状况,以土耳其里拉暴跌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大幅贬值在短时间内动摇整个国际金融市场的基础的可能性不大。


当前全球经济还面临一个「特殊」情况,即美国特朗普政府不断扩大的贸易制裁,正在给全球贸易和经济带来冲击。如果负面影响进一步加深,以金融机构为中心的资金减少的动向不断加剧,将导致全球性的信用收缩风险不断上升。如果埃尔多安政府未能有效缓解土耳其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危机蔓延将导致金融市场出现「第二个」土耳其,而这一迹象已经开始显现。



(机工智库研究员/王珊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