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232调查是保障措施么? 看看WTO大法官怎么说

2018-8-27 10:20| 发布者: luxin| 查看: 2567| 评论: 0


截至目前,针对美国对钢铁和铝产品的征税做法,已有 9 个 WTO 成员在 WTO 争端解决机制下基于《保障措施协定》提出了投诉,包括中国、印度、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挪威、俄罗斯、瑞士、土耳其


该案所涉当事双方一个很有意思的对峙点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基于 GATT1994 第 21 条的安全例外规定「大肆」运用其国内法的国家安全232调查,并通过征税的方式体现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维护;而 9 个 WTO 起诉方成员均依据《保障措施协定》的相关规定对美国提起诉讼,其中涉及的争议点之一就是——该项关税是否构成保障措施


针对美国钢铁和铝产品232关税问题是否属于 WTO《保障措施协定》管辖范围的问题,当事各方各执一词。且该问题的认定结果将决定美国是否可以征收第232条关税,以及 WTO 成员是否有权据此申请授权中止减让。从更宽泛的层面来看,这也是关乎上述成员及美国对 WTO 规则运用的专业度情况,以及针对美国此番适用232条 WTO 成员是否能够通过《保障措施协定》成功维权的问题。尽管目前这几起案件均尚处于磋商阶段,但通过 WTO 上诉机构8月15日就台湾地区和越南诉印度尼西亚对部分钢铁产品保障措施案(DS490、DS496)的裁决,可以看出上诉机构大法官的推理逻辑,以便我们在继续在法律层面上做好抗辩准备。


例如,在 DS490 和 DS496 案中,争点之一是印度尼西亚对进口镀铝锌钢板征收的从量税是否构成 WTO《保障措施协定》项下的保障措施。专家组的认定是,印尼实施的该从量税不受 WTO《保障措施协定》的约束。上诉机构大法官对此作出的推理及认定如下:


一项关税被认定为保障措施的标准是:(1)该措施必须全部或部分中止了 GATT 的义务或撤销或修改一项关税减让;以及(2)涉及的中止、撤回或修改必须旨在防止或补救对一 WTO 成员国内产业因涉案产品进口的增加而造成的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上诉机构基于对该案事实和论据的审查,维持了专家组的意见,即本案中涉及的关税措施不受 WTO《保障措施协定》的约束。


在确定印尼的该项关税不是保障措施之后,上诉机构进一步指出,保障措施「必须是旨在防止或补救该成员国内产业因涉案产品的进口增加而造成了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上诉机构的这一审查标准也被一些法律分析人士认为或将被用于232关税案的类似推理。上诉机构表示,在考虑一项措施是否旨在防止或补救严重损害时,应对该措施的设计、结构和预期操作作出整体评估。上诉机构进一步指出,需对一项措施所有具有法律特征的方面进行评估,以确定哪些方面对于该措施而言是最为关键的,并据此对该涉案措施作出恰当约束。也就是说,上诉机构认为应当评估一项措施的所有相关因素,包括该措施在其国内法中规定的特征、通过该措施的国内法程序以及对 WTO 保障措施委员会作出的任何有关通知等。上诉机构最后表示,在确定一项措施是否是保障措施时,没有一个单一的「决定性」因素。


对此,有分析认为这种推理逻辑可能会对美国不利,因为保障措施的目的是提供进口救济,作为保护国内产业的手段,而第232关税的明确目的是通过限制钢铁和铝进口实现工业复苏。由此看来,决定性因素似乎落足于:美国的措施是否旨在防止损害。美国当前的抗辩逻辑是:将产业的经济安全等同于国家安全,并将其视为一种防止损害的尝试;且即使 WTO 认定为第 232 条关税是保障措施,也无法就此认定美国违规,因为美国认为这些措施属于 GATT 1994 第 21 条规定的「安全例外」。


针对可能出现的上述迹象,该案的各起诉方需及早做好应对或补救准备,如欧盟及其他 WTO 成员就援引《保障措施协定》第8条来证明其对美国采取的「再平衡」措施(即中止减让或其他义务)的正当性,等等。



(机工智库研究员/罗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