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投资情报 查看内容

中国与东盟15年,那些来自东盟的焦虑不可不重视

2018-7-30 09:16| 发布者: luxin| 查看: 1194| 评论: 0

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15 周年。经济合作一直是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愿景的关键领域。除了双边商品和服务的双向贸易外,中国对东盟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部分东盟成员国表达了与中国合作的顾虑。近期,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随着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规模的扩大,贸易联系日益加深,东盟国家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以及东盟国家对中国经济的过度依赖,在东盟国家引发了焦虑的情绪。


不可否定,自贸协定加强了双边的经贸关系


自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以来,双边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上取得了较快发展。2015年,中国—东盟自贸区成功升级。双方高度重视澜沧江—湄公河、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中国—东盟东部增长区合作等次区域合作框架下的合作,推动双方有关地方和企业积极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双边贸易规模大幅提升,从1995年的 133 亿美元增加到2005年的 1135 亿美元,2016年进一步增至 3680 亿美元。整个时期,东盟与中国的贸易年增长率约 18%,而同期,东盟与世界贸易的年增长率只有 7%。2017年,中国和东盟贸易额达 5148.2 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进一步上升到 1/8。中国已连续 9 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连续 7 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18年1~5月,中国和东盟贸易额同比增长 18.9%,达到 2326.4 亿美元。


投资合作卓有成效。中国和东盟累计双向投资总额已超过 2000 亿美元。中国企业对东盟投资增速较快。促进更为紧密的一体化生产网络增加了中国对东盟制造业的投资,中国在东盟地区的投资份额从 3% 增加到 10%。而东盟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主要由新加坡主导。


随着双边经贸合作的继续深化,当前,中国企业投资领域已从制造业、采矿业、批发零售等逐步拓展到电力、供水、电信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更加丰富的商贸服务业。中国已在东盟设立直接投资企业 4000 余家,雇佣当地员工 30 余万人。


然而,随着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规模的扩大,贸易联系日益加深,与中国合作也在东盟成员国中间引发了焦虑情绪。


焦虑一:中国与东盟在彼此市场占有率的差异


东盟与中国在彼此对外贸易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其中,东盟自中国进口发挥了更为重要的作用。据统计,1995~2005年,中国自东盟进口所占份额从 7% 增加到 11%,但是在2010年自贸区成立之后,该比例并未明显提升。相比之下,1995~2017年,中国在东盟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提高了 5~6 倍。2010年自贸区成立之后,中国在东盟进口中所占的份额与出口相比急剧上升。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在东盟市场的渗透效率要高于东盟企业。


东盟各成员国在中国进出口中所占的份额都相对较小。马来西亚得益于对中国出口石油,其在贸易领域在中国市场的渗透力居东盟成员国之首。随着中国贸易方式的调整,新加坡作为转口贸易的重要环节,其在中国贸易中所占份额逐年降低。相比之下,2005~2017年间,中国在所有东盟国家的影响力都有所上升。近年来,中国商品在柬埔寨占据主导地位,其次是缅甸和越南。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认为,中国商品在东盟市场的日益增多已经成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这不仅增加了东盟国家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而且可能加剧其内部的政治压力。统计显示,除了新加坡之外,所有东盟国家在2017年都与中国存在贸易逆差。


尤其是印度尼西亚,最初就对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感到担忧。与中国的贸易失衡导致印度尼西亚国内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在早期收获计划下(EHP) ,印度尼西亚对自中国进口的加工可可征收了比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更高的关税。印度尼西亚政府甚至考虑重新谈判部分自贸协定的内容,即涉及钢铁、纺织、服装和鞋类等行业的 220 类产品的关税,但未能成功。尽管中国政府承诺投资印度尼西亚的基础设施,增加从印度尼西亚的进口,但对中国低成本进口导致就业岗位流失的担忧,在印度尼西亚许多城市引发了公众示威。


尽管东盟和中国的经济伙伴关系通常被认为是积极的,但由于规模和发展计划的不同,经济冲突的可能性不能完全被忽视。


焦虑二:中国对东盟基础设施投资


中国对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促进了双边的互联互通。2003年,中国与东盟开始了综合运输发展的伙伴关系,2004年签署了《运输合作谅解备忘录》。2016年,双边通过了《中国—东盟交通合作战略规划》,决定探索如何将《东盟互联互通2025年总体规划》(MPAC 2025)与 “一带一路” 倡议结合起来。


目前,东盟国家与中国在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开展合作。特别是在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四国(CLMV),中国是水电站、大坝、公路、桥梁、海港和铁路网络的最大投资者。


2016年1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始向东盟成员国提供基础设施贷款。截至目前,印度尼西亚接受的此类资金最多,其次是菲律宾和缅甸。


随着中国对东盟国家基础设施投资规模的扩大,有人担心中国的投资正在损害接受国的国内经济。


中国的投资往往不限于资金援助,还包括提供项目管理、设备供应、建筑材料和熟练的工人。这在当地引发了焦虑。例如,在柬埔寨,当地人抱怨,中国投资带来的新就业机会流向了中国移民。在印度尼西亚,当地人抱怨,中国公司将工人和机器带到当地,与当地人就业和生产形成竞争。


此外,中国资助的项目也被视为损害了接受国的环境。最近,泰国认定中国对当地一处发电厂的投资违反了该国的环境保护法律。


中国投资马来西亚森林城、柬埔寨西哈努克维尔港城、中老铁路和缅甸皎漂港经济特区等大型项目,也常常被视为增加了受援国的债务,从而引发了对偿债和其他战略风险的担忧。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认为,中国政府或许可以通过债务获取战略资产。随着债务负担变得难以承受,东盟国家可能不得不将深海港口或油气田等国有资产作为股权,支付给中国。正是出于这种担忧,东盟国家对中国的巨额投资采取越来越谨慎的态度。


焦虑三:自贸协定给中国带来的好处似乎比东盟国家多


尽管东盟成员国对双边自贸协定表示欢迎,但仍持谨慎态度。首先,自贸协定给中国带来的好处似乎比东盟国家更多。中国企业更具竞争力,比东盟企业更有效地渗透东盟市场。这导致东盟所有成员国(除新加坡外)与中国的商品贸易均出现逆差,引发对中国的不满。其次,部分国家担心过度依赖中国的经济会破坏其在安全问题上的谈判地位。因此,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指出,尽管东盟自由贸易区和相关基础设施倡议是促进东盟与中国之间贸易和投资的重要机制,但它们尚未完全转化为牢固的战略伙伴关系。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一直在努力深化与东盟的经济关系,但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一直困扰着双边关系。


最终结论


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15 年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在庆祝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15 周年之际,中国政府提出,愿将自身发展融于东盟的整体发展之中,将现有的 “2+7合作框架” 升级为 “3+X”,加强 “一带一路” 倡议与东盟发展战略的对接。根据东盟共同体的特点,围绕政治安全、经济和人文交流这三大支柱,制定新的框架。


那么,就东盟国家对中国在东盟贸易和投资规模的不断扩大存在的疑惑和焦虑,中国需要正确看待,兼听则明。


首先,中国作为贸易大国与多个国家存在贸易不平衡问题,甚至由此为导火索引发了贸易战,比如,美国近期对中国频繁加征关税措施,其借口就是要改善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现状。所以,与东盟诸国的贸易不平衡问题中国也要引起重视。中国可以按照早先关于改善「双方贸易平衡」的计划,提供具体时间表和行动计划。比如,2004年成立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就是缩小双边贸易逆差的有益的平台。


其次,2007年1月,中国与东盟签署了服务贸易协定,考虑到双方的共同利益,旅游业被最早开放。事实证明,中国对东盟各国的旅游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双边在服务贸易领域的合作空间还很大,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特别是在运输、旅游和其他商业服务领域。


第三,东盟和中国需要将合作范围扩大到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新领域。以工业革命 4.0 为契机,推进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领域的合作。随着东盟在2018年开始开展智能城市网络区域建设,中国将在分享经验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最后,在东盟的 MPAC 项目和中国的 “一带一路” 倡议之间取得协同效应,这些合作以双方都能受益的方式发展起来。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建议,在东盟国家增加制造活动、技术转让和创造就业机会应该成为中国未来对东盟国家投资的先决条件。


(机工智库研究员 史云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