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令人深感不安

2018-7-18 15:58| 发布者: luxin| 查看: 777| 评论: 0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7月11日发布了一份价值 2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税清单,清单上的商品将被加征 10% 的关税,并制定了一份听证会的时间表,要在8月30日征税前提交评论意见。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7月10日的一份声明中称,由于中国的报复以及此前的贸易行动并未令中国改变做法,总统特朗普已下令 USTR 对额外 2000 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 10% 的关税,称这是基于《1974年美国贸易法》第 301 条作出的适当反应,以消除中国的有害工业政策。


根据时间表,听证会将于8月20~23日举行,8月30日为听证会后意见提交的截止日期。


至此,中美贸易战全面升级!


340 亿、160 亿、2000 亿,或许还有个 3000 亿美元商品征税的不断加持,特朗普要玩 show hand,手中的牌面不断加大,希望打击的也不仅是中国,顺带敲打敲打已习惯于「温床」的盟友也是极好的。


此次美国选择以知识产权为节点,不断发酵与中国的贸易纠纷,表明知识产权问题确实已成为美国的心结,也成为特朗普政府撬动对华贸易谈判的重要筹码。


从当前形势来看,特朗普发起的这场贸易战尚未有明确的退出战略,也没有明确的计划来与中国商讨新的途径与规则,这使得全球贸易界和金融市场充满了不确定性,新的关税对既定的世界经济秩序带来了威胁,这也将给美国消费者带来痛苦。


但有熟悉特朗普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在打一场长期战。


特朗普前高级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称,特朗普已经与中国宣战了 30 年,其整个职业生涯中所历经的最为一致的事情就是中国带来的经济威胁。


最近的表态是在2015年6月16日,特朗普在曼哈顿举行的竞选演说,曾 25 次提到中国,其观点是:美国令其他国家富裕起来了,但美国的财富、实力和信心却随之消失。


而当前的事实证明,特朗普看待世界的方式与此前的美国总统不尽相同,他背离了已经维系了 80 多年的美国贸易政策的连续性,而描绘了一个新的、令人深感不安的画卷。


尽管特朗普可能并不是第一个将现实问题和想象问题归咎于贸易惯例的总统,但他可能是第一个相信保护主义对美国伟大至关重要的人,例如他在推特中直接发文称:贸易战好,贸易战容易打赢。


对此,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Daniel Ikenson 在分析中用的措辞是: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是由无知、任性和民族主义怨恨混合而成的。


在特朗普看来,贸易并不是一个双赢的命题,而是一场零和游戏,美国与贸易伙伴存在贸易逆差,那么这个额度就需要通过关税找补回来,关税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的工具,而知识产权调查则是最有利的突破口。


美国的创新及其所产生的知识产权已被经济学家视为美国经济增长和全球竞争力的重要来源。


正是如此,美国政府对知识产权的关注度也一直很高,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美国基于《1974年贸易法》第 301 条已启动 124 起调查,其中 16 起最终实施了报复措施。


事实上,在《乌拉圭回合协议法》之前,中国一直是美国 301 调查的主要目标,如1991年4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中国列为特别 301 优先观察名单;当年10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起了一项针对中国对美产品进口壁垒的广泛的 301 调查;1992年8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双方未能通过谈判解决争端,随后威胁要对中国价值 39 亿美元的商品实施贸易制裁。


2010年10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中国影响绿色技术的贸易和投资政策启动了 301 调查;等等。


但此前双方基本是通过达成谅解备忘录的方式解决争议的,因此就出现了对于此次征税事件,有美国保守派经济学家兼白宫贸易顾问 Stephen Moore 的惊讶——中国居然没有和解! 


特朗普为何如此之刚?


USTR 发布的这份征税商品清单洋洋洒洒,长达 205 页,对此次 301 调查的背景、基本情况、中方的回应、拟议的补充行动及听证会相关程序等做了总体梳理与阐述,附件则罗列了此次拟议征税商品的 HTSUS(美国协调关税表)码,其中涉及的产品面非常广,涵盖衣食住行、生活日用品、轻工及机械制造业等领域的 6031 类商品。


与上一次 500 亿美元清单 95% 的产品涉及中间投入和资本设备相比,此次清单打击的重点仍是中间产品,但范围更广,日用消费品占比加大。


目前已经出台和/或拟议的 2500 亿美元的征税产品清单显示,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的范围遍及高中低端领域,除很多涉及榴弹炮、榴弹发射器、直升机、卫星等产品外,还有很大一部分税目下的产品涉及「零件」,这些零件大部分用于技术产品,且美国的企业和工人依靠从中国进口的这些「零件」保持其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既然供应链都是相互交织的,特朗普为何还要如此之刚呢?


以下几个推定也许可以释疑:


(1)特朗普承诺要拯救锈带地区的钢铁和铝工厂,这意味着要让美国锈带的工厂开工,而不是可以低价进口产品的问题,二者有着本质差别;


(2)特朗普认为制造业是经济的唯一重要部分或唯一部分,在提及贸易平衡问题时,提到的只有制造业部分,而服务贸易顺差部分是基本未提及的;


(3)将所有问题都定性为谈判的筹码,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盟友,所不同的是,特朗普在对待盟友问题上体现为相对更为单纯的贸易平衡问题的解决(尽管也是希望通过军事和政治考量解决美国与盟友的贸易逆差问题),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反应出的问题则更为复杂,涉及地缘政治与军事、权力制衡的交织,如朝核问题,甚至是价值观问题。


当然,美国政府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


美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在7月12日举行了一场关于关税的听证会,会上主要抨击了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指责了其许多散乱和危险的做法,认为将危及国家安全。


有意思的是,会上在经过长时间的关于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关税的广泛而具体运用的有关情况介绍后,参议员 Bob Menendez(D-NJ)表示无法厘清美国在该问题上的策略,而在此次听证会上作证的负责经济和商业事务的国务院助理国务卿 Manisha Singh 也并未打算向与会的参议员提供有关特朗普政府运用关税的更多细节。


参议员 Johnny Isakson(R-GA)和 Chris Coons(D-DE)认为,特朗普政府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只是发动一场贸易战,而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战略。


需要指出的是,存在异议的所谓战略问题,抨击只是特朗普政府对待盟友的方式而已,在对待中国问题的大方向上基本存在共识的,如对于 Singh 在声明中称政府正在寻求建立一个广泛的国际联盟,以针对中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做法采取联合行动,与会参议员均表示了欢迎。


基于以上认知作出的推论显示,中美贸易战下一步将聚焦技术领域,不久前宣布的投资限制和出口管制措施均旨在阻止中国成为包括信息技术、航空航天、电动汽车、生物技术在内的先进技术的全球领导者。


其背后强调的还有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国防工业基础的进一步巩固。


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无论是对钢铁和铝产品还是对汽车及汽车零部件产品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的保护主义,其所涉及的均是有助于创造和维持基础工业的产品,在战争或民族危急时刻是可以直接转变为国防安全目的的生产的,这才是国家安全的基石。


这或许也是为何特朗普政府要将涉及国家安全的 232 调查与知识产权问题的 301 调查的有关筹码进行混合利用的考量。


(文/机工智库研究员  罗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