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投资情报 查看内容

一带一路倡议5年来,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动了哪块“奶酪”

2018-6-19 13:35| 发布者: luxin| 查看: 4117| 评论: 0

马来西亚大选结束已经一个月有余,马来西亚反对党希望联盟获胜,内阁就职,新的政策相继出台。而中国对马来西亚的投资迅速成为关注的焦点,因为新政府声称要重新审查来自中国的投资项目。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情况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马来西亚吸引中国投资的规模都相对较小,而新加坡是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最大的外资吸收国,其次是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


2012年之前,中国在马来西亚的重点投资项目包括:2001年和2004年华为和中兴在马来西亚电信领域的投资,2008年中国吉利集团在马来西亚汽车制造领域的投资。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马来西亚作为重要的「一轴两翼」的轴线战略国家,获得的来自中国的投资迅速增加。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统计显示,2012年~2015年,中国对马来西亚直接投资增长超过 10 倍,已累积超 33.8 亿美元,领先于美国、日本和新加坡。


世界银行和马来西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0~2016年,中国国企在马来西亚建造和投资的项目达 356 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2017年,中国已经成为马来西亚外商直接投资的第一大国,贡献了马来西亚全部外资(547 亿令吉,约 140 亿美元)的 7%。


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对中国在马来西亚制造业领域的投资统计显示,2016年,已经获批准的中国对马来西亚制造业的投资额达到 48 亿令吉,而2010年仅为 6 亿令吉,中国首次成为马来西亚制造业的最大投资国,占马来西亚同期获批准的外商投资总额的 17.4%,共 33 个项目。


2010~2016年,中国累计对马来西亚投资 182 亿令吉,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方面。与此同时,在全部 282 个获得审批的中国相关制造业项目中,总价值 140 亿令吉的 197 个项目已经实施,创造 30341 个就业机会。


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引起广泛关注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实施走出去战略,对外投资增加,包括在马来西亚的投资。然而,真正引起马来西亚国内对中国投资关注的是,Edra 下属的电力资产出售给中国广核集团(CGN)。

2015年11月,马来西亚国家投资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简称1MDB)将旗下Edra 子公司整体出售给中国广核集团,中广核以现金支付 98.3 亿令吉(23亿美元)的股权价值,承担 Edra 经营业务的所有相关债务和现金。

2016年10月31日~11月6日,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访华,中马两国政府签署 16 项政府对政府、14 项企业对企业的谅解备忘录和协议。该期间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迅速增加。同时,马来西亚国家投资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简称1MDB)的腐败案浮出水面。由于,1MDB 广泛参与了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尽管马来西亚国内对外国直接投资总体持欢迎态度,但仍有相当多的人士对中国在华投资日益增多持不同意见。

比较有影响力的,马哈蒂尔在当选之前曾多次狠批马来西亚政府将土地拱手让给外国人,慢慢“侵吞”马国土地。马哈蒂尔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 1MDB 所欠债务过于庞大,因此,纳吉布必须寻求中国的「投资」。


2017年7月20日,马来西亚具有影响力的新闻网站《当今大马》称,联昌国际银行集团主席纳西尔敦促马来西亚政府应详细审查「一带一路」政策下的中国投资。特别指出,东海岸铁路项目(ECRL)应该被彻底审查,而项目不应该仅根据投资规模衡量,也应该衡量其价值。


2018年6月5日,马来西亚政府发布声明称,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已承诺重新审核所有中国基建项目,并就一切「不平等条约」重新展开谈判。新近审查的两个项目分别是,从马来西亚西南部的马六甲和波德申至该国北部的日得拉输油管道项目(MPP),以及婆罗洲岛从金马利斯天然气总站至山打根和斗湖等城市的天然气输送管道项目(TSGP)。两个项目的造价分别为 53.5 亿元人民币和 40.6 亿元人民币。马来西亚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得 85% 的项目融资,并计划发行伊斯兰债券为剩余的资金缺口融资。两个项目都被授予中国石油管道局。6月6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宣布,将指派该国财政部长林冠英前往中国,「重新谈判」一些中资项目合同内容。


被马哈蒂尔点名为接班人的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瓦尔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称,支持新政府重审中资合同,此举目的是清除前政府签订的一些不规范交易,并非要冒犯中国。中国应该清楚地知道,马来西亚已经换了政府,政策也有所改变。



马来西亚国内对中国投资的关注点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到底动了马来西亚哪块「奶酪」呢?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2018年2月发布报告,从马来西亚的立场和角度分析了中国对马来西亚制造业投资的动机、与制造业相关领域投资的联动效应、中国对马来西亚的贷款情况。


可以看出,中国的人才、技术和资本进入马来西亚的制造业和基础设施领域,对马来西亚国内的企业竞争、国家债务均形成巨大压力,从而引发了马来西亚对中国投资的担忧。


中国资本进入马来西亚制造业的动机。马来西亚国内市场规模小,对外资的吸引力较低。而中国进入马来西亚制造业主要动机是希望通过马来西亚的渠道进入国内和其他与马来西亚具有贸易协定的国家市场,包括作为进入东盟市场的跳板。

比如,对太阳能部门的投资,是为了规避美国对原产于中国的太阳能电池征收反倾销税;对纺织行业的投资是看中当时正在谈判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关丹工业园区的钢铁生产是在出口限制的情况下进行的,因为马来西亚只允许在国内市场销售某些非产自马来西亚的钢材;吉利对宝腾的投资确实为企业提供新技术,满足高排放标准的发动机、混合动力引擎和纯电动引擎,这将使宝腾能够在东盟其他市场开展业务。

中国在马来西亚制造业相关领域投资的联动效应。特别是在港口和铁路等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这些投资使中国在马来西亚其他地区和东盟其他地区的生产活动更加便利。

关丹港位于马来西亚与中国东部港口之间最快、最直接的航线上,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关丹港的扩张,包括批准其作为自由贸易港,以及与其相连的关丹工业园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另一个重要的项目就是东海岸铁路(ECRL),该铁路建设将使货物运输节省大约一天半的航行时间,马来西亚政府为中国在上述地区的投资提供了包括土地在内的多项优惠措施。

中国对马来西亚的非外国直接投资项目:贷款和技术合作。政府对政府项目的融资主要是贷款,通过附属公司进行交易,中国提供所需的技术。这些交易的数据并没有包括在外国直接投资数据中。相反,这些交易被归为马来西亚国际收支表中的「其他投资」,但国家并未对其进行公布。因此,仅从政府公布的外国直接投资数据来看,实际上低估了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规模。

东海岸铁路项目(ECRL)就是一个例子,该项目预计总投资为 550 亿令吉,以 3.25% 的利息获得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占项目总投资的 85%),另外 15% 项目款将通过发行伊斯兰债券获得。并且成立了专门机构管理该项目。


马来西亚苏里亚沙巴天然气管道项目(TSGP)得到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由马来西亚政府担保。马来西亚政府全资机构苏里亚战略能源有限公司已经建成,负责该项目的投资建设,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CPP)是该项目的设计、采购和供应方。


2017年11月启动的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其两个主要组成部分之一是为了帮助中小企业的电子物流枢纽中心。该物流枢纽的建设将分两个阶段开发,第一阶段马来西亚邮政公司投资 1400 万美元以升级和更新设施;第二阶段是绿地开发项目,由马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和阿里巴巴旗下物流部门的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开发,截至2018年2月尚未披露相关金额和条款。


综上,马来西亚对中国投资的担忧主要体现在:


(1)中国对马来西亚制造业领域的投资更多地是将马来西亚作为通向其他国家的出口平台,直接或间接地利用了马来西亚政府的财政和非财政优惠措施。


(2)马来西亚国内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籍工人和企业对当地劳动力和企业形成竞争挤压。马来西亚移民当局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外籍工人在建筑和服务领域最多,在制造业和农业领域相对较少。中小企业认为,中国企业倾向于在对外投资中控制整个供应链,并控制价格。


(3)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的大型项目具有较高的经济风险,这些项目的资金来源是政府担保的贷款,而不是直接投资,在国内财政紧缩日益加剧之际,高风险项目容易导致巨额债务危机。


最终结论


通常情况下,外商直接投资带来资本,创造就业和技术转让机会。


中国对马来西亚制造业的投资与其他外国直接投资一样,具有通过就业和技术转让促进经济增长的潜力。但是,技术转让和潜在经济促进的程度取决于当地公司和工人的吸收能力、跨国公司的全球和区域战略以及东道国政策等多种因素。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引发当地的担忧和重新审核,与马来西亚的国内环境有密切的关系。同时,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遇到的问题很可能在其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存在,应该引起重视,并尽量避免。


正如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建议的,外商投资的风险随融资形式和项目规模不同而不同,而非公企业的投资对项目的可行性更加重视,其成功的概率更高;对于由公共资金资助的大型项目,提高项目财务的透明度,将缓解公众对这些项目的疑虑和反对。



(文/机工智库研究员  史云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