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301调查”对华征税损害的是美国技术竞争力

2018-5-30 14:50| 发布者: luxin| 查看: 702| 评论: 0

最近,备受关注的“301调查”对华 500 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引起了全球贸易界的轩然大波。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扬言还将考虑对华 1000 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税。然而,特朗普的征税真的达到了它的目的,沉重打击了中国?数据表明,结果恰恰相反,征税极大地打击了跨国供应链,损害了美国的技术竞争力!


征税减少的进口最大份额来自美国自己的公司


根据美国 USTR 对华征税的行业,如通讯、航空、机器人和机械行业,实际上这些行业进口的最大份额起源于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子公司,而不是中国本土企业。数据表明,2014年,中国的外商投资企业的出口占世界出口总额的 46%。在对众多国家出口中,对美国出口的份额要大得多,尤其是创新和劳动密集型生产相分离的行业,如计算机和手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份额占到 60%,而在中国的外国投资企业出口到美国的份额甚至更大。


此外,关税清单上的产品在很大程度上是用于美国生产的投入,即便不是美国跨国公司或其子公司,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征税将降低美国的竞争力,使美国生产商处于不利地位。


清单中重点打击行业能从征税中获益吗?


据 USTR 声称,其拟定的美国进口征税清单是针对那些试图盗用美国技术的中国公司。然而,从美国征税清单上的 1333 种产品中,我们发现,中间投入产品和资本设备占美国征税的 500 亿美元进口产品的近 85%。问题是,这些产品能从盗用技术产权获利吗?


为了识别有可能被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业,我们参考了2012年美国商务部对美国工业专利强度的评估。在报告中,专利强度被定义为每 1000 个工作的专利数,而专利密集程度最高的行业是那些专利强度高于平均值的行业。


根据美国商务部报告列出的美国专利密集型产业,可以确定 5 个 NAICS 行业属于专利密集型行业(如下表 1)。表 1 第 3 列表明,所征税的该行业进口值所占的比重。其中,1/3 是 NAICS334 这一行业,包括计算机和电子产品;另外 1/3 是 NAICS333 这一行业,包括非电子机械产品,该行业占中国出口美国的 9%; 9% 是 NAIC335(电气设备、电器和部件)这一行业。除了这 3 个行业, NAICS336(交通运输设备)占 11%。


当我们将这 5 个专利密集型行业与关税清单对比,发现,80% 的征税清单产品都是2012年美国商务部报告定义的专利密集型行业。从这我们可以看出, USTR 征税清单的确是针对知识密集型并且支持美国就业的行业。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的征税会产生预期的效果。在当今全球供应链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最终由谁来支付税款。实际上,其结果对美国的技术竞争力产生了反作用。


清单中重点打击行业严重依赖全球供应链


跨国公司参与的几个指标表明,五个专利密集型行业的贸易反映了全球供应链的程度。中国是这些部门的重要来源(表2,1列)。尤其是计算机和电子设备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来源,占美国进口产品的 46%。中国供应的电气设备、电器元件和零件占 36%,35% 的其他制造业产品,包括医疗设备和用品。相比之下,非电气机械不是太依赖中国,占美国进口的 27%。来自中国化学品相对较少。


表 2 的第 2 栏显示,相关方进口份额很大。这里所说的相关方交易包括(1)母公司与其子公司之间的交易;(2)共同母公司的子公司之间的交易;(3)公司及其主要所有者之间的交易;(4)附属公司之间的交易。相关方贸易占全部五大行业进口的 28.5%,其中占计算机和电子设备贸易 41%。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行业的大部分进口与美国公司有直接关系。


虽然相关方贸易提供了一些美国企业业务流动的数据,但该数据还是低估了供应链相关贸易的程度。虽然关联方贸易提供了一种衡量这些流动如何反映美国活动的指标,但它必须低估供应链相关贸易的程度。


尤其是,相关方的份额不包括美国公司与在华经营的非关联跨国企业之间的贸易,即使它们的生产活动密切相关。例如,如果台湾分包商没有合法的母公司或子公司关系,相关方贸易份额将不包括从生产美国制造商指定的零部件的台湾分包商获得的进口。


为了获得其他重要的供应链流,第 3 栏给出了每个行业的进口中有多少来自于在中国经营的外商投资企业(FIE)的预估值。虽然这些流动将反映中国国内供应商对这些FIE增加的一些价值,但从定义上讲,这种贸易本身就是跨国采购和供应的结果。


根据中国海关2006年的数据,60% 的出口来自于 FIE,实际上这一份额在2014年几乎保持不变。将中国这一海关份额应用于美国在每个 HS6 行业的进口数据,来估计美国来自中国 FIE 进口的份额。在行业一级的份额,每个 HS6 行业被映射到一个单独的 NAICS 代码,从而使 5 个专利密集型 NAICS 行业的 FIE 份额如表 2 第 3 栏所示。


除化学品外,美国在每个行业的进口产品中,有一半以上来自 FIE。在专利最密集的领域,计算机和电子产品,68% 的美国进口来自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中国的外商投资企业是美国进口非电动机械(65%)、电气设备、电器和部件(63%)和杂项制成品(60%)的重要来源。


表 2 中的第 4 栏显示了来自 HMT(Hong Kong, Macau,and Taiwan)资助企业的进口估计份额。但因为总FIE份额可能包括中国内地企业通过香港的投资,当所谓的投资返程发生时,表 2 还提供了一个来自于外资(即非HMT)企业(列5)的进口估计份额。有趣的是,至少一半到三分之二的 FIE 对美国的出口来自这些非HMT外资分支机构。例如,来自FIEs的计算机和电子产品进口的 68%,外资企业几乎占三分之二(44.3/68.09)。鉴于外国直接投资的历史模式,日本、美国、韩国和欧洲跨国公司主要拥有这些子公司。简而言之,这些是美国外国子公司的出口,或者是美国的军事和政治盟友。


打击的中国出口产品主要来源于外国子公司


有可能这些行业内的特定产品不太可能来自 FIE,不是如我们对整个行业的贸易所作的分析那样。因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既定目标是将关税目标对准从美国技术被盗用的中国企业中受益的企业。如表 3 第 1 栏所示,来自中国的进口份额可能会受到美国新关税的影响,各行业之间差异很大。除了非电动机械 NAICS 333 以外,约三分之一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可能要纳税,其他行业的份额都很小。或许这些差异反映了美国贸易代表对中国生产商的关注,而在审查该行业所占的贸易份额时,这一点被忽略了。



(机工智库研究员  周青玲)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