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竞争情报 查看内容

日美欧的“制造业回归”顺利,但推动就业有限

2018-3-7 09:55| 发布者: luxin| 查看: 1302| 评论: 0



近年来,日本、美国、英国正在大力推动“制造业回归”。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日前发表文章指出,从各国的宏观经济数据来看,在销售、生产和投资层面,相比海外事业,上述国家的国内事业扩大趋势更为明显,确实呈现出“回归”的倾向。但另一方面,在各国企业不断加大旨在“节省劳动力”的设备投资的背景下,在就业层面“制造业回归”所带来的效果则十分有限。现将文章的关键点整理如下:


何谓“制造业回归”?


2008年的金融危机过后,以苹果和通用(GE)为代表,一些美国企业将一部分海外生产逐渐转移至美国国内,有关美国制造业企业“回归”本土的报道也屡见不鲜,这也引发了全球对美国制造业的重新审视。


日本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所谓“制造业回归”,即“制造业企业将在海外建立的业务基地转移回国内”。这一定义主要是从企业调查问卷以及媒体报道中分析得来,但由于接受调查的企业范围有限,而且仍有一些未经报道的事例,因此可能很难反映出全产业企业的“回归”动向。


因此,在本文中,主要利用各国政府所实施的企业调查结果以及各国的宏观经济数据,分析日本、美国和欧洲制造业回归的动向。这种分析主要是广义层面的“回归”,即“从销售、生产、投资和就业来看,相比制造业企业的海外事业,国内事业的扩大更为显著”。



近年日本、美国和英国“制造业回归”的进展


日本


在日本经济产业省、财务省和内阁府发布的企业调查结果中(图1),都对日本制造业企业在国内外的设备投资额、销售额、产值中海外事业所占比重进行了统计。


首先,日本制造业企业海外设备投资所占比重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大幅上升,但2013财年达到峰值后呈持续下滑态势;海外销售额所占比重也呈现出同样的趋势,在2015下半财年之前一直呈现上升态势,但之后持续下滑,到2017年三季度(7~9月)已降至2015下半财年的水平;而从海外生产所占比重来看,在2013财年达到峰值后,几乎陷入“停滞”。


尽管不同年份的调查有一些差异,但总体来看,自2014/2015财年开始,日本制造业企业“回归”的态势愈发显著。 

图1  日本企业的“回归”指标分析(制造业)


数据来源: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海外企业季度调查》、日本财务省《企业季度统计调查》、日本内阁府《企业动向问卷调查》制作而成。


据日媒报道,在电子手表和日用品等廉价产品领域,日本企业将海外生产转移回日本国内、或新建日本国内工厂的趋势正在扩大。例如,卡西欧计算机试图推进日本国内工厂的低成本化,将海外的一部分生产迁回日本国内;资生堂也将时隔36年新建日本国内工厂。不过,生产回归日本国内则存在行业差异:在人工费占成本比例较低的产品领域,生产有可能回归日本国内;但运费低廉、劳动密集型的服装企业就很难将生产基地迁回日本。


美国


从美国制造业企业 “回归”的动向来看(图2),能够获得的最近的数据为2015财年。美国制造业企业的海外设备投资比重在2010财年后开始呈现下滑态势,海外销售额以及附加值所占比重在2009财年之后也呈现下滑态势。因此,从宏观经济数据可以看出,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美国制造业企业“回归”态势也较为显著。

图2  美国企业的“回归”指标分析(制造业)


数据来源: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US Direct Investment Abroad(USDIA)”制作而成。


欧洲


欧洲方面,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公布的名为“outward FATS”的统计数据,尽管无法获得制造业企业有关设备投资以及海外产值和附加值的数据,但从欧盟制造业企业的海外销售额所占比重可以看出(图3),英国自2010年到达峰值后持续下滑,一直延续至2014年,但德国和法国则出现了缓慢上升的态势。欧盟13国的趋势与德法相似,海外销售额所占比重同样缓慢上升。

图3  欧洲主要国家企业的海外销售额占比(制造业)


数据来源:根据欧盟“outward FATS”和“Annual enterprise statistics”制作而成


截至2018年1月,欧盟统计局的“outward FATS”数据仅能够获得2014年的数据,因此无法分析近几年的企业动向。不过,可以从各国(地区)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占国内投资(总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图4)窥见一二。该比重也可看作是“海外投资比重”。如果海外投资比重下滑,意味着相比国内投资,海外投资有所减少,即出现“回归”国内的态势。


具体来看,英国在2007~2014年海外投资比重不断下滑,但2015年后再次出现回升态势;德国和法国在2007~2013年海外投资比重同样呈现下滑态势,但相比英国降幅较小,同样从2014年开始止跌反弹。由于图4是以全产业企业作为统计对象,因此无法与图3进行直接对比,但至少可以看出,英国制造业在2010~2014年出现“回归”态势的可能性更高。相反,法国和德国则并未出现“回归”的迹象。

 图4  欧洲主要国家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总固定资产比重(全产业)


数据来源: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7”制作而成。


日美欧“制造业回归”的背景


以目前的研究为基础,本文列出了日本、美国和英国“制造业回归”的背景(表1)。


作为共通的原因,首先就是新兴市场国家薪金的上涨、劳动争议的增加所导致的成本上升。目前,中国的员工薪金已涨至2005年的3倍以上,东南亚各国也在持续上涨。而且,质量管理、知识产权侵权等技术流出风险也在不断增加,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日美欧制造业企业“回归”的步伐。


第二,2008年~2014上半年(不包括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09年),全球燃料价格高涨,运输成本上升,这也令海外生产成本相对上升。


第三,伴随着3D打印以及工业机器人等技术的进步和普及,企业生产所需劳动力大大减少,这令薪金较高的发达国家具有了相对优势。


最后,为了能够更加灵活地满足国内消费者的需求,相比海外生产,距离消费者更近的国内生产无疑更具优势。


另一方面,各国“制造业回归”也有自身独特的原因:


■  从日本来看,在2012年下半年后,日元进入贬值进程,根据日本大和总研的报告,从历史进程来看,在日元贬值的2~3年后,海外销售额所占比重以及海外设备投资所占比重一般会出现下滑态势。而从数据来看,日本制造业的“回归”倾向恰好是日元持续贬值的2~3年后,因此,日元贬值对于制造业企业“回归”的影响不容忽视。


■ 从美国来看,从2000年代后半期开始,伴随着页岩气和页岩油的大规模商业生产,化学等能源企业在美国国内的投资意愿持续高涨。而且,伴随着国内燃料价格成本的下滑,美国国内生产的优势逐渐显现,从而推动了制造业企业的“回归”。此外,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奥巴马政权和特朗普政权均提出“制造业回归”的施政目标,同时出台了一系列税收改革、放宽投资限制、职业培训等相关政策。


■ 从英国来看,政府从2014年开始推出了名为“回归英国(Reshore UK)”的一站式服务,以促进制造业企业回归英国本土。相关政策包括为企业提供信息和咨询、为企业寻找厂址提供支援、为中小企业提供财政支持等。


日美英“制造业回归”对于就业的刺激效果有限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在销售、生产和投资层面,近年来,日本、美国和英国制造业的确出现了“回归”国内的态势。但另一方面,在就业层面,制造业企业“回归”所带来的效果则十分有限。


图5是日本、美国和英国制造业企业的海外雇用比重情况。可以看出,尽管日本在2015年之后海外雇用比重涨幅趋缓,但上升的态势并未改变;美国在2009~2010年之后,销售、附加值、投资层面的海外所占比重均有所下滑,但就业层面直到2014年才开始出现缓慢下滑的态势;英国同样如此,2010年之后,英国的制造业海外销售额占比出现下滑,但直到2014年海外雇用比重才有所下滑。

 图5  日本、美国和英国企业海外雇用比重(制造业)


数据来源:同图1、2、3


投资和生产层面的“制造业回归”给日本、美国和英国的国内就业市场带来的推动效果十分有限,其主要原因在于各国“节省劳动力”投资的不断增加。例如,2017年9月,日本佳能公司宣布在宫崎县建立新的数码相机工厂,但将主要使用机器人的自动化生产线,以提高竞争力。当然,新工厂将会带来新的就业岗位,但人的一部分工作已被机器人所取代,因此相比投资和生产,制造业“回归”给国内就业层面带来的效果就变得极其有限。


图6显示了日本、美国和英国的工业机器人的国内销售情况。工业机器人的销售一度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但2010年之后,上述三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出现猛增,均显示出企业“节省劳动力”投资的大幅增长。

图6  日本、美国和英国工业机器人国内销量情况


注:2017年为预测值

数据来源:国际机器人联盟


从中长期来看新兴市场国家的魅力将会再度上升?


今后,日本、美国和英国的“制造业回归”态势预计仍将持续。短期来看,日本方面,从日本制造业企业的海外设备投资比重以及销售额比重可以看出,2017财年(2017年4月~2018年3月)日本制造业企业的海外事业出现上升迹象。美国方面,特朗普政权于2017年12月出台了大规模减税法案,除了下调企业税,还有一项是对美国企业取得的源于境外符合条件的股息红利实行免税,这将有力地推动美国企业的海外资金回流。英国方面,目前的状况不太明朗,英国将于2019年3月正式脱离欧盟,届时,英国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将会有所降低,这将给其“制造业回归”带来负面影响。


从中长期来看,伴随着新兴市场国家薪金的不断上涨,其与发达国家的薪金差距会有所减小,而3D打印以及工业机器人等技术的进步和普及将会逐渐深入。这些成为推动发达国家“制造业回归”的有利因素。但另一方面,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节省劳动力”的投资也在不断增加,这有可能令新兴国家在生产方面的竞争力再度提升,作为投资目的地的“魅力”也将再度上升。因此,从中长期来看,发达国家制造业企业的海外事业与国内事业的比重将会出现何种动向,今后仍需保持高度关注。


(机工智库研究员  王珊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