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美国正在酝酿实施更为严厉的对华限制措施 --出口管制!

2018-3-5 13:33| 发布者: luxin| 查看: 750| 评论: 0


美国正在酝酿实施更为严厉的对华限制措施 --出口管制!

自特朗普执政美国以来,在WTO“安全例外”下,不断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施压,既限制中资并购美国企业,又开始对中国钢铁和铝制品实施232调查……“国家安全”成为各类限制措施的主要借口,更成为实施贸易保护的“万金油”!然而,除232调查和限制进口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外,一项更具针对、更为严厉的措施正在酝酿中——出口管制!


美国出口管制的本质是加强对关键技术的管制!


出口管制是美国维护国家安全、保持技术领先优势的主战场。在美国,出口管制实行分级管理,国务院负责管理军品清单(USML);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管理商业管制清单(CCL),也就是两用品清单


BIS对于管制物项的管理手段众多,既有分析进口产品对国家安全影响的232调查,又有评估国内制造业供应链弹性情况的工业基础调查,而执法手段就是对近600类物项实施主动管制的CCL清单。


清单管制非常复杂,不仅对国家、对产业、对企业,对个人也实施管制


对国家——BIS通过《商业国家列表》(CommerceCountry Chart)对国家实施管制,CCL将美国以外全球国家分为四类:A类为美国战略合作伙伴、B类为较少限制国家和地区(如中国香港)、D类为受关注的国家、E类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中国属于D组!


对产业——清单管制物项控涉及10大类产业,每一类不仅涉及设备、组件、零件,测试、检测与生产设备以及材料,还涉及软件和技术,涵盖整个产业链的上中下游。


对企业——通过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实行严格限制,对于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动,BIS将其纳入实体清单,对其出口、复出口和国内转让活动均需获得许可,但这类许可通常会遭到政策性的拒绝!负责实体名单变更的机构为最终用户审查委员会(ERC),纳入实体名单的决定采取多数投票通过,而撤销或修改决定则采取全票通过的方式。


对个人——BIS通过视同出口(Deemed Export)许可,监视美国机构雇佣的外国高科技工人和科学家,高校的外国留学生,外国参观、访问人员是否涉及或接触管制清单中的科技与知识,除正式接触外,信息沟通方式还包括邮件、演讲、电话等,可以说几乎无处不在!而违反视同出口将受到执法部门的刑事、民事或行政处罚。


随着全球技术变革加速,美国将加强对敏感技术的管制,部分物项已经出现管制收紧迹象,如燃气轮机、具备军用夜视功能的部分民用产品、微处理器、集成电路功率放大器、离散微波晶体管和双基地及多基地雷达、核反应堆中氚的生产技术。


评估出口管制改革效果,加快改革进程


在技术不断进步大背景下,出口管制妨碍了企业的国际化经营,在国际军火贸易中,美国的份额不断下滑,因而必须在保障国家安全的前提下,放松对已广泛应用的民用技术的管制!


20108月,奥巴马宣布对现有系统进行彻底改革,美国放松通用技术的管制改革拉开帷幕!(详见1月27日微信文章——《美欧出口管制改革风向标:赚钱、防御两不误》)




从清单调整来看,截至2016年底,放松管制的军品绝大部分已经全部转移到商业管制清单。


美国出口管制改革的四个主要方向——管制清单、执法、许可政策和单一信息技术系统中,只差军品清单前三类(武器、枪支和弹药)和单一信息技术系统的申请格式,可以说改革基本完成



为了解管制实施的具体效果,防范敏感技术用于民用2018年2月12日, BIS对商业管制清单(CCL)进行全面审查寻求公众评议,同期美国国务院国防贸易管制指挥部(DDTC)审查军品清单(USML)修改后的管制实施情况,在考虑技术进步的背景下,确保CCL正常民用物项不属于USML的军用物项,保证管制的实施满足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需要。


此次评议的物项为608系列、613系列、611系列和620系列,2012年被从USML转至CCL。



美国出口管制趋势的总体研判


对中国的管制和投资审查趋严,尤其是新兴产业!


尽管国家领导人每次与美方会晤时都要求美国放松对华高技术出口管制,但美国出口管制改革放松的对象只是36个盟国!


对中国而言,美国商业管制清单中的32个出口控制分类编号、约20类产品和相关技术仍适用于2007年中美所签协议中对“军事最终用途”的控制范围。


BIS也是232国家安全调查的执行机构,在沉寂16年后,2017年美国连续对钢铁和铝制品启动自行发起的232调查,且主要目标就是中国!


美国对外商投资行为的审查为跨部门合作行为,核心是否涉及“关键技术”,由BIS执行,2017年以来,美国连续否决中国在美投资行为,就是美国加强管制的例证,如CanyonBridge曾计划收购莱迪思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技术在CCL中的出口管制分类编号(ECCN)为3A001.a.7,而根据管制理由,中国进口需要经过严格的许可申请流程。


可以说,BIS在“国家安全”掩护下,把出口管制作为一种手段、一种措施,确保美国国家安全基础工业的技术领先地位,这在半导体等新兴产业尤为明显!


美国密切监控中国高科技院所和龙头企业!


在美国BIS的实体清单上,曾经引起轰动的是2015年“天河二号”的四家运营机构、2016年的中兴。实际上,被纳入该名单的中国院校、科研机构和企业非常之多!截至2018年1月26日,被纳入实体清单的中国院校、科研机构和企业高达90,范围涉及航空航天、导航、半导体、超算、机械、碳素、石油开采、光学仪器等多个领域。


脱离这一清单的代价是缴纳高额罚款,如中兴不仅承担高达8.9亿美元罚款,其前CEO史立荣也被BIS纳入实体清单!


2018年1月26日,美国商务部将来自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叙利亚等国的23家公司纳入实体清单;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研究所民品产业发展平台——中国成都天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成都三个地址的分公司均被纳入;还对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625所)在实体清单中的地址进行了修改,可见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关注非常仔细


强化国家安全战略


2018年以后,国家安全下的投资审查和232调查将不断增多!在特朗普政府向国会提交的2019财年预算中,BIS的预算新增达891万美元,人员增加17人,其中外资审查新增4人配合CFIUS的国家安全审查事项,其余13人从事232进口调查和国防工业基础调查


2017财年,CFIUS案件同比增长45%,在BIS国家安全职权范围内的就超过33起,新增预算将保障BIS可以在法定期限内对每笔交易进行全面审查,为复杂案件提供关于国家安全事务的专家意见。


2017年至今,BIS仅完成2起涉及钢铁和铝制品的232调查,并建议对进口产品实施关税和配额措施,未来来自产业申请和商务部长自行启动的232调查将增多!


BIS还将持续关注国防工业基础,2018年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就要求对美国国防工业基础和国家安全相关的关键供应链进行系统评估;承担国家安全委员会空间理事会协调委员会下类似的工业基础评估工作,支持评估和加强制造业、国防工业基础和供应链弹性的行政令,跟踪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核心部门。此外,情报机构、军队服务部门、NASA和其他美国政府部门对可能影响国防工业基础的国家安全事务相关分析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多。


鉴于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在《国情咨文》中将中国视为对美国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构成挑战的威胁之一,未来,美国将以232调查、国防工业基础调查为途径,以修改管制清单(CCL)和调整“实体清单”(Entity Iist)为抓手,限制中国高科技企业进口美国产品;继续从“国家安全”层面,限制中国在美投资,且执行力度和针对性更强,出口许可设置的壁垒更高!


背景


美国出口管制改革之法规修改

2010年12月10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公告,对于非特定物项不实施“全面管制”,将军品清单中部分“较不敏感”的物项移至商业管制清单。2011年7月15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发布公告,在出口管制分类编码ECCN中,将总统认定不再纳入军品清单的物项新增“600系列”。2013年4月16日,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发布执行出口管制改革的最终法规。


改革之清单调整

BIS将总统认定不再纳入军品清单物项纳入商业管制清单,并为此在出口管制分类编码中新增“600系列”,即“600系列”就是出口管制的成果

以第7类(坦克和军用车辆)为例,每一类物项从军品清单转移到商业管制清单的程序如下:

Step 1:美国国务院国防贸易管制指挥部(DDTC)发布建议规则,修改军品清单第7类。

Step 2:DDTC发布通知,第7类作为示范,启动公共评议,确定第7类剩余管制物项的具体定义、具体管制级别以及不属于任何管制级别的其他国防物项。

Step 3:BIS同时发布通知,就商业管制清单及广泛管制物项的国外可获得性(联盟和国际机构伙伴除外)寻求公共评议。

Step 4:BIS发布建议规则,提供新许可政策的初始范本,确定性的许可例外,允许对四大多边出口管制机构和北约成员出口。

Step 5:BIS和DDTC在收到评议后,同时发布修订相关的最终法规(Final Rule)。


(文/机工智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