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特朗普动用“201条款”,今年首秀有点狠!

2018-1-24 08:46| 发布者: luxin| 查看: 922| 评论: 0

1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一项重要决定,对进口晶体硅光伏电池产品和家用大型洗衣机分别征收为期4年和3年以及最高30%和50%的保障措施关税。这是特朗普首次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201条对进口产品实施进口限制措施,也是其2018年采取的首项重大贸易举措。


外界称,作为光伏电池最大生产国的中国,以及拥有三星和LG等著名洗衣机品牌的韩国,无疑成为重点“打击对象”。特朗普此次可谓对亚洲下了“狠招”……


对光伏电池征税最高30%、对洗衣机征税最高50%!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声明中称,总统特朗普此次对进口家用大型洗衣机和晶体硅光伏电池片及模块实施的进口限制措施,主要听从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交的建议。而美国ITC此前在提交给特朗普的限制进口措施建议中称“大量进口的家用大型洗衣机和晶体硅光伏电池片及模块对美国相关产业构成实质性损害。”


从此次公布的措施来看,对进口家用大型洗衣机的征税甚至超过了美国ITC委员建议的最高水准,而对太阳能电池片征收的关税则低于美国生产商所希望的水平。


具体来看:

l 对进口量超过2.5吉瓦的晶体硅光伏电池片及模块征收保障措施关税,实施期限为4年,实施期间措施逐步放宽。其中,第一年征收30%的从价税,第二年征收25%、第三年征收20%、第四年征收15%。(美国ITC委员所建议的征税标准最高35%,且逐年下降1%)


l 对进口家用大型洗衣机实施120万台的数量限制以及关税配额(TRQ),实施期限为3年。具体包括:(1)对超出数量限制的产品,第一年征收50%的从价税、第二年征收45%、第三年征收40%。(2)对于未超出数量限制的产品,第一年征收20%的从价税,第二年征收18%、第三年征收16%。(美国ITC委员建议的对数量限制内产品的征税标准分别为20%、18%和15%)


中国成为美国对进口光伏电池实施保障措施的最大目标


在莱特希泽发表的声明中,针对进口晶体硅光伏电池片及模块的进口限制措施,“中国”是唯一被“指名道姓”的国家。声明称,2012~2016年,美国每年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增幅都超过2倍,而这主要是受到来自中国的低价晶体硅光伏电池及模块大量进口的推动。


声明指出,中国政府有关太阳能产业规划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利用国家奖励、补贴和关税手段增加晶体硅光伏电池及模块的产能,从而支配全球供应链。这些措施包括:

l 中国于2005年颁布《可再生能源法》,以促进包括太阳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并于2007年制定了能源发展目标;2010年,中国政府将可再生能源列为有资格获得特殊奖励和贷款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l 中国政府向光伏电池生产企业提供补贴和融资;鼓励某些地区建立光伏电池产业集群以及强化供应链;并在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增加研发支出和扩大生产规模等方面提供了有条件的支持。


l 在上述一系列举措之后,中国在全球晶体硅光伏电池产量中所占份额从2005年的7%猛增至2012年的61%。目前,中国已在该产品的全球供应链中占主导地位,生产了全球60%的晶体硅光伏电池片和71%的电池模块。


在此期间,美国光伏电池制造商一直认为中国企业存在规避贸易措施的行为,不断加大打击力度,包括:


l 2011年,应美国太阳能工业公司(SolarWorld Industries America Inc.)的申请,美国商务部对原产于中国的进口晶体硅光伏电池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并于2012年决定对中国涉案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然而,为了规避征税措施,中国生产商将产品转移至中国台湾地区生产。


l 2013年,美国太阳能工业公司又提申请,对原产于中国和中国台湾的晶体硅光伏产品启动双反调查,以避免规避行为。但之后,中国生产商又将生产线转移至马来西亚、新加坡、德国和韩国。


2012~2016年,美国市场晶体硅光伏电池产品的进口量激增了约500%,而且电池片和模块的价格下降了60%,导致大部分美国国内生产商不得不停止国内生产,将设备转移到其他国家甚至破产。到2017年,美国的光伏电池行业几乎“消失”,自2012年以来已有25家企业被迫关闭,仅剩下2家企业。而2017年,其中1家企业也宣布破产……


由此可见,美国将中国视为国内光伏电池产业泯灭的“罪魁祸首”,中国也自然地成为美国对进口光伏产品实施保障措施的最大对象国。


表面针对韩企,实则中越泰成为美国对进口家用大型洗衣机实施保障措施的主要目标


再来看洗衣机,此次针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实施的保障措施表面看起来是美国家电企业惠而浦与两家韩国竞争对手LG电子和三星电子之间一系列贸易纠纷中的最新一起。据韩联社报道,三星与LG在美国洗衣机市场的份额分别为16%和13%,和惠而浦38%的市场份额较接近。与进口光伏电池的情况类似,惠而浦指控韩国三星电子和LG在多个国家存在倾销家用大型洗衣机的行为,并且通过转移生产线的方式,试图规避美国对其实施的贸易救济措施。


然而,小编通过对美国贸易数据的研究分析发现,2017年1~11月,美国家用大型洗衣机的前五大进口来源国分别是越南、泰国、韩国、墨西哥和中国。其中,自越南的进口量为145.1万台,所占比重高达41.4%;自泰国进口量129.7万台,占比37.0%;韩国和墨西哥分列第三和第四位,所占比重分别为10.8%和8.2%。


与上年同期相比,美国自中国家用大型洗衣机的进口量同比大幅下降95.4%,所占比重从2016年同期的61.1%大幅降至2.5%;但自越南和泰国的进口量同比增幅分别高达2.9倍和2.6,所占比重分别提升29.7和25.7个百分点。由此可见,三星和LG的确在将大型家用洗衣机的生产线从中国转移至越南和泰国。


征税会给美国带来什么?


此次是美国时隔16年再次依据“201条款”对进口产品征收保障措施关税。2002年,美国曾对进口钢铁产品征收最高30%的关税,但因日本和欧洲警告称实施报复性关税,该措施于2003年取消。莱特希泽在声明中称,“总统的举动再次明确,特朗普政府将会一直捍卫美国工人、农民、农场主的利益,以及这些方面的商业活动。”


事实果真如此么?要知道,美国大部分与光伏电池有关的工作是安装,而不是生产。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公布的数据,总体来说,美国太阳能产业约提供26万个工作岗位,自2015年以来增长了24%。而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此前曾警告称,征收关税的举动将导致延迟或取消数十亿美元的太阳能投资,并且将使美国太阳能产业4.8万~6.3万工人失去工作。


针对总统特朗普对进口家用大型洗衣机实施的进口限制措施,美国家电巨头惠而浦表示欢迎,称为了长期对抗三星和LG等低价进口洗衣机的冲击,其长达10年的漫长“诉讼之路”也将画上句号,这将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另一方面,这一限制措施对于韩国的LG电子和三星电子而言无疑是“巨大打击”。LG电子称,对于美国政府的决定“深感失望”,并表示这将“妨碍其在美国田纳西州新兴建的洗衣机工厂的生产和雇佣计划”。三星电子则表示,美国政府的(限制进口)措施将提高进口洗衣机的关税,对于美国消费者和工人而言是一个重大损失,“消费者将面临洗衣机价格上涨的局面”。


而针对特朗普政府此次实施的保障措施,中韩政府也表达了强烈不满。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表示,近年来美国连续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采取贸易救济措施,已充分甚至过度保护了美国内相关产业。此次美方再次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发起全球保障措施调查,并采取严苛的征税措施,是对贸易救济措施的滥用。美方此次调查不仅引起许多贸易伙伴的关切,也遭到了美国内许多地方政府和下游企业的强烈反对。美方一意孤行,再次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采取限制措施,不仅有损于美国内产业整体健康发展,也进一步恶化了相关产品的全球贸易环境。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金铉宗则表示,韩国政府将就美国政府针对进口晶体硅光伏电池及模块和家用大型洗衣机采取的紧急进口限制措施向世贸组织提起申诉。曾任世贸组织常设上诉机构法官的金铉宗表示,依他的经验,韩方有望胜诉;而且,韩国政府还将立即要求美方就有关赔偿事宜进行磋商,如美方不提供相应赔偿,将考虑停止对美国产品的关税减让。


就在2个月前,特朗普曾有过为期12天的亚洲首访,被美国媒体视为特朗普上任以来最重要的外交之旅,也是25年来美国总统访问亚洲时间最长的一次。而在此次亚洲行中,特朗普将解决“贸易失衡”作为焦点问题之一,就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向包括中国、韩国、东盟甚至日本等多国施压。而从此次主要针对亚洲经济体实施的保障措施来看,这种“高压”态势不仅不会缓解,反而会“愈演愈烈”……


(机工智库研究员  王珊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