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贸易风险预警网 首页 风险情报 查看内容

欧盟新修改的反倾销/反补贴基本法解读

2018-1-18 15:12| 发布者: luxin| 查看: 3370| 评论: 0


2017年12月19日,我们终于等来了欧盟对反倾销(Regulation(EU) 2016/1036)和反补贴(Regulation(EU)2016/1037)新法修订的公布。


由于修改从去年11月就开始启动,全程公开,所以业界基本没有什么惊讶;更由于没了“非市场经济地位”来了“重大扭曲的国家”,所以更谈不上惊喜。


新法于12月20日即生效,对于应诉方律师而言,无论代理倾销还是损害,企业还是行业,都将涉及新法的适用。


修改背景


11月9日,为了履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关于转型经济条款规定到期的义务,欧委会向欧洲议会及理事会正式提交修改其反倾销法律制度的提案,把中国从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中删除,这具有积极意义,说明欧盟对于其应承担的WTO法义务是有所顾忌的,也为其他在此问题上顽固不化的国家带了个好头,当然,这也将成为一个历史性标志的开端:国际上和国外政府以法律对中国歧视性反倾销的明文规定将从此逐渐从立法上销声匿迹。


这对于仍然保留了对中国歧视性反倾销立法的部分WTO成员将起到积极的示范效应。


WTO反倾销法赋予中国和中国企业在入世15年之后获得与WTO其他成员同等待遇将最终在法律名义上得到实现[i]


涉及修改的内容第一次出现在欧委会2016年10月18日发布了《采取强有力的贸易政策促进欧盟就业和经济增长》文件,该文件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推动两项法律修正案:其一是2013年提出的为了应对国外钢铁等产品过剩产能向欧盟倾销,主张有针对性地取消抵税规则的适用;其二,面对中国入世议定书第15条“替代价”日落条款,为了表面履行WTO法的义务,引入新的倾销计算方法,以“市场扭曲”的概念和标准,替代“非市场经济”的概念和标准,达到保留实际上“替代价”的规定和做法。


欧委会2016年11月9日的立法修正案提案,就是该贸易政策文件的第二部分。


另一个压力可能来自于中国将欧盟非市场经济条款诉至WTO。尽管入世文本对于承认中国全面市场经济地位最长不超过十五年,但中国政府并未坐等,从2001年底入世后,已经有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南非等WTO成员在内的90多个国家,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个别国家如巴西虽然政治上承认,但在实际作法上并没有承认。)


但与中国贸易往来密切,且针对中国贸易救济措施最多、使用非市场经济最频繁的三个国家:美国、欧盟和印度,始终没有承认。中国政府的努力显见于从温家宝总理开始的每次访欧议题,但抓在手中的“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大棒实在用得顺手,不能轻易放弃。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中国政府断然在2016年12月12日,十五年到期之后的第二天向WTO争端解决机制提起针对欧、美相关法律的诉讼。


不能不说DSB 397案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对中国挑战欧盟单独税率的支持,也给了欧盟鲜明的警示,违反规则必然要修改。


修改程序


欧盟层面的法律修改,要经理事会和欧洲议会通过,如果各方分歧大,则须经过议会三读。但由于之前的提案和审议已经比较充分,以“市场扭曲”换“非市场经济地位”,效果不差,可以看出本法在欧盟内部争议不是太大,一读之后就通过了。回顾一下修改的过程,大致如下:


2016年11月9日  欧委会提议(共同体决策程序)


2016年11月10日 欧盟理事会内部讨论(进入普通立法程序)


2017年2月21日  欧盟理事会再次进行内部讨论


2017年3月29日  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发表意见


2017年11月15日 欧洲议会一读:通过修正案


2017年11月21日 欧盟理事会讨论(普通立法程序)


2017年11月23日 欧盟理事会内部讨论


2017年11月24日 欧盟理事会内部讨论


2017年12月4日  欧洲议会理事会批准一读


2017年12月12日 欧洲议会主席和欧盟理事会主席在修改文本上签字


修改内容


(1) 履行WTO的义务,将中国从欧盟非市场经济国家列表中删除


将原法第2.7(a) 针对非WTO成员国正常价格采用1)市场经济第三国(a market economy third country)的内销价格或结构价;2)该第三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价格;3)欧盟内销价格。修改为采用1) 适当的代表国(an appropriate representativecountry)的内销价格或结构价。


原法2.7(b)(c)(d)中针对WTO成员但非市场经济国家(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Vietnam and Kazakhstan and any non-market economy country)的做法,判断单个企业市场经济地位的五条标准以及MET审查在抽样程序中仅适用于抽样企业均彻底删除。

  

针对WTO成员国在计算正常价值时的非WTO方法的消除,使得该基本法从形式上符合了WTO反倾销协定(ADA)的要求。


(2)引入“市场扭曲”的概念,继续替代国的作法


在Article 2正常价值一条中增加6a,如果由于存在重大扭曲的国家(country of significantdistortion)不适于采用出口国的内销价格和成本,则正常价值将用:


1. 一个与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适当代表国的相关生产和销售成本。如果有多个选择,则要考虑该国的社会和环境保护水平(level of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2. 非扭曲的国际价格或基准价;


3. 有充分证据证明未受扭曲的国内成本


当然,除了成本,在采用结构正常价值(constructed normal value)时,管销费用也必须是非扭曲合理的。


在如何确定“重大扭曲”时,法案中采用了总括和条件列举相结合的方式。总的要求是包括原材料和能源成本的所报成本和价格不是自由市场的结果,而是受到政府的重大干预。只要满足以下任何一条就构成重大扭曲:


1\该市场是否很大程序上由出口国政府所有的企业或由出口国政府控制或政策监控引导的企业构成。(The market in question being to a significant extent served byenterprises which operate under the ownership, control or policy supervision orguidance of the authority of the exporting country)


2\政府在企业的股份是否足以干涉价格和成本。(State presence in firms allowing the state to interfere with respectto prices or costs)


3\公共政策或措施是否使用国内供应商获得差别性优惠待遇或足以影响市场自由度。(.Publice policies or measures discriminating in favour of domesticsuppliers or otherwise influencing free market forces)


4\破产法、公司法或财产法的缺失、区别适用或不完全执行。(The lack, discriminatory application or inadequate enforcement ofbankruptcy, corporate or property laws)


5\工资成本被扭曲。(Wagecosts being distorted;)


6\从执行公共政策或不独立于政府的机构获得融资。(Access to finance granted by institutions which implement publicpolicy objectives or otherwise not acting independently of the state;)


首先,扭曲的主体范围不是行业,不是企业,是国家;其次,扭曲的期间范围,条文没有明确说,但从“reported prices and costs”判断,应该是案件的调查期。判断标准继续保留了原MET的第一、三、四条,又增加对补贴、工资和融资的审查。


(3)“重大扭曲”的举证责任


根据修正案第6a(c)款,由申诉方举证证明应诉出口国或国家的某一部分(a certain countryof a certain sector in that country)存在扭曲. 为避免出现欧盟申诉方举证困难,修正案生效后,欧委会将不定期调查分析某一国或某一特定行业的状况,做出书面研究报告,并规定这些报告可以成为欧盟产业提出反倾销申诉、主张适用“重大扭曲”条款的依据。也就是说,申诉方在证明“重大扭曲”时的证据包括欧委会的报告,这无疑加大了出口商在对这一问题进行抗辩时的困难。


法案颁布的同时,欧盟委员会就同时公布了《Commissionworking document on signification distortion in the economy of the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or thepurpose of trade defence investigations》共465页,重点领域提到钢铁、铝、化工和陶瓷行业,生产成本扭曲则集中在土地、能源、资金、原材料和人工。


(4)增加成本可选数据的灵活性,提高欧委会的自由裁量权


根据原有的反倾销条例,在使用第三国数据时,欧委会只能用第三国同类产品生产商的国内销售价格和成本,整体替换相应中国产品的国内售价和成本。然而新的修正案却在这一问题上允许欧委会对同一产品的各种成本要素可部分采用中国数据,部分采用多国参考数据。这无疑增加了欧委会在调查中的自由权,欧委会可以采用对其更为有利的数据进行计算和裁决。


(5)创设环境和社会保护条件


6a(a)款指出,当存在多个第三国(Representative Country)时,欧委会在进行选择时,应当优先选择环境和社会保护状况更好的国家。这个条件实属欧盟自己创世,WTO协定和其他国际条约中没有进行过相关的规定。


(6)新法的适用规则客观上延长了非市场经济地位的适用


从2017年12月20日以后的所有立案,包括原案和复审案件,无论是决定立案及调查审查程序,均适用新法。


但是为防止因正常价值确定方法改变,导致大量企业以此为理由提出复审申请,所以正常价值确定方法的改变从2017年12月20日后相关案件第一次日落复审开始适用,同样新出口商申请在第一次日落复审前也仍然用旧法,并特别指出本次法律的修改不构成企业申请临时复审的条件。


新法对中国企业应诉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由于还没有任何实践,我们只能依目前的法律规定结合以往的实践进行分析。


立案后10天的替代国抗辩不存在了.


对适当的代表国、未扭曲的国际价格和成本,以及基准价的选择和抗辩


对于哪些用国内成本,哪些部分用上述,也就是结构价的组合方式的抗辩


不用考虑是否提交MET申请了


对于中国是否为“严重扭曲的国家”的抗辩将是持久、大力和全面,特别是钢铁、铝、化工和陶瓷行业。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欧委会只是以消极的方式在履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规定的“替代价”日落义务,这是因为,欧委会在把中国从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中删除的同时,又引入了所谓新方法,以“市场扭曲”的概念和标准替代“非市场经济”的概念和标准,保留了“替代价”的规定和做法,只是不明文针对中国,而实质仍然是主要针对中国。


这就体现了欧盟此次反倾销法修订的保守性和消极性,以及实质上的歧视性。另一方面,替代国选择以及替代价格确定等方面都为欧委会创设了更大的权力,违反了WTO的相关规定,增加了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将对世贸组织反倾销法律体系造成严重破坏。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向东、米怡帆

[i]国际贸易法专家傅东辉所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