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风险预警网

又是“国家安全” 美国“大棒”可能挥向中车
又是“国家安全” 美国“大棒”可能挥向中车
经历了8月硝烟四起的中美贸易战,9月似乎相对平静,仿佛一切都等待着中美领导人——习近平和特朗普在10月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然而,在平静的外表下,内部却暗流涌动,美国从未停止对中国的“动作”……
弹劾特朗普?看看美国政府的“窝里斗”
弹劾特朗普?看看美国政府的“窝里斗”
目前的分析认为,尽管特朗普的许多政策(尤其是关税政策)不受欢迎,但其“对中国强硬”的立场为美国开启了一种看待中国问题的全新方式:尽管美国国会在大多数问题上存在党派分歧,但在中国的系统性改革问题上却意见一致。
警惕!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在美运营牌照或被重新审查
警惕!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在美运营牌照或被重新审查
9月16日,美国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舒默和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科顿致函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Ajit Pai,称他们认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严重风险,并敦促FCC重新审查2000年代初授予两家中国电信运营商的许可证。
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美国可能要对中国BAT三巨头上手段了!
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美国可能要对中国BAT三巨头上手段了!
在9•11恐怖袭击18周年之际,有美国高官将中国互联网三巨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简称BAT)与华为、中兴相提并论。这意味着,美国可能利用国家安全更大范围审查中国公司。目前,华为、中兴基本上被禁止与美国公司做生意,也不能从美国进口零部件、软件等。
日本欲对半导体外资下狠手!
日本欲对半导体外资下狠手!
目前,日本政府规定,涉及国防和半导体领域的外资出资超过“10%以上”,需要向日本政府进行事前申报。而日本政府正在讨论将出资比例收窄至“1%”,即上述领域外资出资只要超过1%就需要事前申报并接受审查。
日本政府收紧投资限制出资“标准” 中企再次“中招”
日本政府收紧投资限制出资“标准” 中企再次“中招”
日本政府将对外资企业向国防相关行业的日本企业出资进一步加强限制。此前,在外资收购日本国防领域相关国内企业时,以取得的“股份”数作为限制标准,但从今年秋季开始,将改为以“表决权”为标准,从而扩大了限制外资企业投资的范围。由此可见,随着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不断加强投资限制,日本也将“步其后尘”,推出同样的举措。
中国安防产品将被迫退出美国市场
中国安防产品将被迫退出美国市场
只要还没有正式出公告,就无需引发不必要的恐慌。而且是否被纳入“黑名单”也不是中国企业可以决定的。不过,近期的新闻也同时提醒我们,中国高科技企业、集团型企业和出口企业内部的合规性建设迫在眉睫!
贸易战背景下 在华日企会离开中国吗?
贸易战背景下 在华日企会离开中国吗?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是日本极其重要的致力于促进企业对外贸易和投资的政府机构。日前,该机构针对北美、中南美、亚太地区以及欧洲等逾10000家日系企业进行了一次调查,目的是了解“关税上调等全球保护主义压力增大给企业带来的影响”。
美国清洁能源创新政策聚焦10点行动计划
美国清洁能源创新政策聚焦10点行动计划
自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每美元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能源使用量一直在稳步下降,1997~2007年下降了21%,2007~2017年下降了16%。工业在美国能源使用总量中所占份额一直在下降,而商业和运输的份额一直在上升,这表明美国经济的结构正在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
产能过剩仍是欧美高度关注的问题
产能过剩仍是欧美高度关注的问题
从产能过剩到基础设施,美或试图借此撬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一直在将产能过剩问题与基础设施问题挂钩,认为一方面涉及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问题,另一方面也涉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美国“封杀”华为,结果却是这样……
美国“封杀”华为,结果却是这样……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旨在禁止这家中国公司购买美国的零部件和软件。特朗普政府禁止向华为出口产品的直接目标是美国大型科技公司。随即,美国工业界巨头也给予了特朗普积极的相应,由谷歌打响与华为断交第一炮后,英特尔、微软、高通、博通、芯片巨头ARM、QORVO等纷纷发布与华为暂停合作的声明。业界一片哗然,不禁为华为的未来捏一把汗。
美国继续发力,引领全球人工智能前沿发展
美国继续发力,引领全球人工智能前沿发展
继2016年发布《国家人工智能研发战略规划》,2019年6月21日,美国白宫又发布了《国家人工智能研发战略规划》更新版。在这项战略规划中,确定了八项战略优先事项。其中,前七项战略是在2016年规划中提出的,目前继续实施。第八项战略是2019年新加的。
哪几项新兴技术会很快纳入美国出口管制?
哪几项新兴技术会很快纳入美国出口管制?
2019年5月23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发布公告,根据瓦协2018年12月全会修订的两用物项清单,对战略物项实施有效出口管制,改善区域和国际安全,修改美国商业管制清单(CCL),将目前已开发或处于开发中的、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技术实施尽早管制。
最新案件
返回顶部